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ウッチー?」
  「……咦?啊!是。」驚醒似地退了兩步,卻被滂沱大雨淋了滿頭,只好又縮回來。
  「真是的,盯著我發呆做什麼啊?」錦戸沒好氣地說道。

  ──錦戸自己一定不知道吧?
  ──不知道自己的眼眸有多麼好看。

  仰視著自己的時候眸流轉像是會說話,連怒看起來都像是在撒嬌;低垂著眼睛不語的時候任憑雨水從額際蜿蜒爬上他的眼睫,搧動落下的水珠都也似沾染了他眼中的光輝,燦爛如寶石。

  ──不過現在真的不是講這個的時候。
  ──是的,現在外頭正下著大雨。

  九月。夏末的天氣比什麼都還要任性,前一刻太陽還毒辣得像是要把整個城市都蒸發才甘心,後一刻雲層積聚,還來不及注意,嘩啦啦地就下起傾盆大雨。難得一天的休假和錦戸約好要出來逛逛走走,這一會兒事先規劃好的行程全盤皆亂,來不及趕在下雨之前躲進鄰近的咖啡廳,淋成落湯雞的兩人只能站在屋簷下,看著爆滿的咖啡廳裡男男女女舒適愜意地談笑,一邊祈禱這場雨趕快停。

  「還是回去吧。」嘆了一口氣,錦戸說。
  「咦?那麼早就要回去?」
  「沒辦法啊!全身上下都濕透了。」比了比兩人,的確是從頭到腳都濕透了。
  「……唉。」這次嘆氣的變成内。
  「怎麼嘆氣了?」
  「難得可以跟亮ちゃん出來玩的說。」

  像以前一樣去唱歌、去吃好吃的蛋糕;沒有工作的日子去逛街、去遊樂園。雖然說不上為什麼,但是只要跟錦戸在一起,内就覺得很開心。

  『亮ちゃん對我最好了!』

  他總是這樣笑著講著,整個人撲到錦戸的身上,把錦戸抱住,無視於懷中的錦戸的掙扎。他常常想,好險那一段日子裡有錦戸朝著他伸出了手,若非如此,現在的他也許已經不屬於這裡。

  後來的他們和團員們一起走出了低潮,開始懂得什麼叫做「成名」。被拔擢出道、工作加,再怎麼說也是值得開心感謝的事情,偶爾卻還是會羨慕那個曾經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自己。

  『還想要花更多時間跟亮ちゃん在一起。』

  ──不對,不僅僅是這樣。

  「乖啦!」錦戸拍拍内的肩膀,「下次再出來就好啦。」
  「下次……是什麼時候?」
  「這個嘛……」傷腦筋地抓了抓臉。

  ──他一直很珍惜和錦戸一起度過的每分每秒。

  『想要獨佔他,更多的時間……』

  雖然於公於私他們兩總是形影不離,但是那是完全不一樣的。只有他知道那個只在他面前出現的錦戸有多麼可愛,舉手投足、一顰一笑,有多麼令人無法移開視線……而他不願與其他人分享。為什麼?

  腦海中彷彿出現想像畫面。左耳邊小天使正經地叮嚀他,已經是大人了,要學著成熟一點,何況身為公眾人物,被眾人所注目本來就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惡魔則附在右耳邊低聲呢喃,內心最深之處的欲望是什麼,何不把自己隱藏在心底的想望復諸實行……

  『到底是什麼呢?』

  ──自己所想的到底是什麼呢?


***

  ──不要這樣看著他。
  ──不要擺出那麼落寞的神情。

  内自己一定不知道吧?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像一隻想要玩耍卻又無人陪伴的大型犬,讓人有一股衝動想要抱住他、拍拍他,給他安慰。

  『難得可以跟亮ちゃん出來玩的說……』

  心情忍不住為了内的話語而動搖。明明這句話再普通不過,但是從内的語氣聽見對於自己的重視和期待,卻讓他偷偷地開心起來。

  明明天公不作美,兩人難得的休假想要好好地到處走走,卻被突如其來的雨淋得好不狼狽,只能鎩羽而歸……

  ──沒有說出來的事情是,其實他的心情也和内一樣。

  如果討厭的話,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内相約出來了;所以當期待落空的時候他也如同内一樣失落。從以前就這樣──只要有内陪在身邊,錦戸就覺得開心;有時候他會想他其實並沒有想像中堅強,而那些時候幸好有内和他在一起,讓他能夠打起精神繼續前進。

  『那種心情是什麼?』

  左耳邊天使呢喃,那是喜歡;右耳邊惡魔低語,那是戀愛。兩邊千百年難得一次地達成了共識,答案卻讓錦戸更加迷惘:也不是沒有過戀愛的經歷,為何對於此時此刻的心情他還是如此徬徨不安?

  ──那不就是喜歡的證據嗎?小天使說。
  ──已經無法逃脫了,惡魔帶著微笑道。

  所以每次當内喚著他的時候,總是為了他感到悸動,就算慍怒地別開臉,也只是企圖掩飾自己雀躍的心情,不想那麼輕易地讓他人發現。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錦戸自己也說不清,或許早在更早之前這份喜歡就開始發酵了吧?只是一直沒有察覺到而已。

  「那麼講好了,下次休假一定要再出來玩喔。」内可憐兮兮地瞅著錦戸。
  「好啦好啦。」就說了不要擺出那麼寂寞的表情。錦戸內心嘆息。真的逃不掉了。
  「真的講好喔?」再一次確定。

  答案早已不言自明。


***

  「ウッチー。」伸出手在内眼前晃了晃。
  「……咦?是?」再度驚醒。
  「又在發呆了你。」錦戸嘆氣。
  「對不起……」

  自己內心所渴望的到底是什麼?内盯著錦戸內心反覆思量,答案卻像是跟他捉迷藏似地,怎麼樣也不肯輕易在他面前現身。

  「真是的……啊!計程車來了。」拍了内肩膀一記,錦戸跨出一步,朝著前方開過來的計程車招了招手。

  ──還沒發覺嗎?惡魔又在右耳邊問道。
  ──你所注視的,不是一直都只有一個嗎?

  『……亮ちゃん?』

  那是他眼中唯一的存在,從好久好久以前便是如此;於是内也希望在錦戸的眼中也能一直有自己的身影,如果可以的話只看著自己一個人。如果這就是他內心深處連自己也從來不曾察覺的渴求的話,那麼這份心情……

  『……!』

  ──這一回,小天使也點頭微笑。

  「喂!内上車了喔!」攔下計程車打開車門,正要坐進去的錦戸催促。
  「那個,亮ちゃん。我跟你說喔。」
  「嗯?」抬起頭看向内。

  『我好喜歡你喔!』
  『……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