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5.09.10 [赤青]和弦
《05年ヤス すばる生日賀文》


纖長微翹的兩翦輕輕地抖動,
依然沉重的眼皮慢慢張開。

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屋子裡沒點燈,只開著一扇窗,
將皎潔的月色連同周圍住戶的燈光一同吸納,
將合該漆一片的室內染上淡淡光暈。

夜幕早已低垂,
將多雲天氣的濕氣抹去,倒留下一點屬於秋天的颯爽。

窗台邊的那個人,正低著頭、隨著左手撥弄出的和絃輕輕哼唱。

半坐起身、雙臂將膝蓋連同不知何時蓋上的薄毯一同環住,
安田章大專注地凝睇著彷彿置身於聚光燈之下的他,
儘管此時照在他身上的不是舞台熾熱的燈光、而是隔窗映入如水般的弦月,
他、還是一個令人矚目的存在。

抑或是,他本身就是一個能夠照亮人心的存在?

輕亮的歌聲裡總是傾盡瘦小的身軀全部的能量,
雖然有時穩定性略顯不足,
卻讓人如同毒癮,
不能遏止地想去聆聽、去承接那痛人心扉的情感。

說不定唱著歌的那個他,才是最赤裸、最真實的他。

所以他願意投注全心全靈只看著他、只傾聽他,
冀望能將他的一切用自己的溫暖擁抱。

Pick掃過最後一根弦將餘音收在G和絃中,抬起頭視線恰巧對上。

「你醒了啊。」涉谷すばる將吉他輕輕倚在牆上,走向沙發在安田的腳邊坐下。
「嗯。剛剛那個是新曲子?」
「是啊……不過還沒有完成。」抬起手撫了撫安田睡亂而翹起的髮。
「他們都回去了?」

睡著前的記憶中,成員到齊的涉谷家客廳熱鬧非凡,
這種大家齊聚的感覺很安心、很放鬆;
吃完一起做的晚餐後隨意聊中,自己大概就這樣睡去了。

「回去好一會兒了。」

真的是累了?
要那群傢伙安靜是不可能的,他竟然有辦法睡、還一睡就那麼久,

「已經要十一點了,住下來?」
「嗯。」


***


頭上還掛著毛巾、帶著水氣步出浴室,
涉谷すばる聽到了吉他的聲音。

是方才自己彈的那首,
和絃被拆成了琶音,沒有詞、安田用鼻音輕哼著,
曲子的氣氛又柔情了幾分。

發現到涉谷,安田停下了哼唱,手邊的動作倒是沒停。

「你洗好啦?」
「嗯。來吹頭髮。」

乖順地坐在床邊的地板上,
任由涉谷一手撥弄著髮絲,一手拿著吹風機轟轟轟地用熱風烘著。

「吶,すばる君。」
「嗯?」解決一個,滿意地用指將安田的髮梳好,抬起吹風機整頓自己的。
「這次的曲子呀……」轉過身仰視著涉谷。
「嗯,怎麼?」
「感覺和之前幾首……很不一樣呢!」偏過頭彷彿在思考適當的詞句,「覺得、比較抒情……」
「嗯?」
「怎麼說呢?好像是情話一樣,有點心痛的愛的告白,又像是承諾著什麼似的……」

眼神像是進入了方才的旋律,若有所思。

涉谷作的曲子還有歌聲,都與本人一樣,是充滿感受且易於感染的。

「這樣子啊。」

不算長的頭髮吹整到八分乾,
放下手上的吹風機,眼神饒富興味地聽著安田的感想。

「我是這麼想啦……啊!所以剛剛擅自把彈奏的方式改變了,對不起喔。」

雙手合起做了個乞求原諒的動作。

「剛剛有聽到你彈。雖然有點不一樣,但是你已經差不多記起來了啊。」
「嗯、是啊,すばる君的曲子不知道爲什麼,雖然只聽過一兩次但是就是會印象深刻。不過沒能夠完全記得就是了。」

「那麼,你要再聽一次嗎?」
「嗯。」主動遞上一旁的吉他。

右手按好把位,左手拇指滑過兩個和絃,
然後慢慢的琶音拉出了柔柔的聲線在空氣中繚繞。

涉谷的神情很專注。

彈奏的方式改變了,
隨著如同流水般行板的琶音,涉谷的聲音也放得很輕、很柔;
還未爲新譜填上歌詞,
雖然僅有幾個單語似的詞句穿雜在輕吟之中,卻別有一種風味──
好像透過最單純的人聲,更能清晰地感受到涉谷すばる這個人。

這個聲音,應該如同主人那對分明的瞳眸一樣,是不會騙人的吧?

那麼,現在迴盪在耳邊的音律中,
那份珍惜、那份柔情,究竟該如何解釋?

可以……這樣解釋嗎?

安田的臉浮上了淡淡的緋,將臉縮在曲起的膝後,
只留下雙眼捨不得離開視線,瞅著吉他弦上輕移撥弄的那隻手。

最後的和絃收去,餘音不散。

「聽完覺得呢?」嘴角勾起一抹笑,涉谷看向在地上縮成一團的安田。
「嗯……」雖然還是有點臉紅心跳,好孩子的本性還是讓安田率直地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果然還是覺得,是充滿愛情的一首歌耶!」
「那太好了,」放下吉他、坐到地上與安田平視,直勾勾地望進無暇的兩潭,「那麼,想個名字吧?」
「欸?」
「這首歌啊!幫忙想個名字吧。」
「可是這是すばる君的歌吧?叫我想……」漆的潭心浮著困惑。
「想嘛。因為這首歌是要給ヤス的喔!」
「欸?給我的?」神情更加不解。
「嗯是啊,這是為了ヤス寫的歌喔!」
「……謝謝。」不過是爲了什麼呢?安田的臉上還是寫著疑問。

唇邊勾起笑花一朵,伸手攬過安田,然後環抱住、貼在耳邊輕喃。

「生日快樂。」
「……謝謝。真的、好高興。」

耳根隱隱發燙,連眼眶也不知為何有點熱熱的、有種落淚的衝動。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該買什麼才好,所以只有寫了這首歌。不過果然時間有點趕,沒有填詞、整首歌也不算寫得完整……」嘿嘿地笑了兩聲,涉谷說,「果然我一個人還是沒辦法,能和ヤス一起把這首歌寫完就好了呢!然後,一起彈、一起唱……」

甜甜的情緒發酵了,幸福的感覺如糖水滲入心房每處。

「嗯。不過在那之前,再唱一次給我聽好嗎?」
「……不管幾次,我都唱。」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09.07 [桃黄]禮物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