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阪淀川附近的某處,住著一對老夫妻。

老爺爺(ヨコ飾)長得白白胖胖的,
興趣嗜好是裝傻耍笨,喜歡茄子還有哈密瓜,
不過最近才發現最愛的還是桃子;
老奶奶(ヒナ飾)身材練得很好,
只是常常血型AB型裡的B血太過強烈(喂),
被附近居民取了一個「Ms. Positive」的綽號。

老爺爺和老奶奶因為長年攻受問題擺不平(喂),
膝下無子,兩個人一直一起生活著。


***


一日,風和日麗。

老奶奶看天氣這麼好,就抱著一籃的衣服,
來到淀川河畔,邊唱歌邊洗衣服。

「あー義理と人情に……欸?那是什麼?」

洗著洗著,老奶奶發現從上游處飄來一個物體,越來越靠近。
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很大很大的桃子。

老奶奶看了很興奮。

「好──大的桃子啊!拿回去給家裡那個死鬼的話,大概可以叫他安安靜靜閉嘴不要吵個幾天吧?喂!桃子,等等我呀!」

也不管洗到一半的衣服,
撩起衣擺走進水裡抓住似乎是很努力想逃掉(?)的桃子,
然後回到岸邊。

幸虧老奶奶平常就將Muscle鍛鍊得非常良好,
輕輕鬆鬆地就將桃子扛了起來,就這樣將桃子帶了回家。

淀川的水還是一樣潺潺地流動著,和平常沒有什麼不同。
除了被忘在水邊的一大籃衣服……(喂)


***


場景切換回老爺爺老奶奶的家中。

因為老奶奶出門洗衣服去了沒人陪老爺爺鬥嘴,
老爺爺得發慌,順手拿起鋸子,練起獨家不外傳的「鋸子技藝」。

「おー前―はーアーホーか……喝啊!死老太婆你幹麻踹門啊?」

只見方才很不雅地踹開門板的老奶奶又一抬腿,
碰地一聲讓門又回歸原本位置,不過因為重擊門板又歪斜了一點。

「那個不重要啦!你看,我帶回來什麼?好大的もも唷!」

「大腿?哪裡有大腿?我好久沒看到大腿了!」

老爺爺臉上神情瞬間切換成「ニャ」的笑容,一臉垂涎好色相。

「欸?什麼大腿?」老奶奶不解了。
「你剛不是說大腿嗎?」
「……我說的是,『桃、子』!」

又好氣又好笑,老奶奶重重把桃子放到地上雙手叉腰跺了跺腳,
心裡想真不知道該拿這個傢伙怎麼辦才好。

「哇!」老爺爺把手中鋸子一拋,瞬間起身躲到廚櫃的後面,
「B型的人!B型的人!」

老奶奶嘴角抽動頭上冒出三條線,
掰了掰手指,準備衝去抓住那個還在怪叫的老頑童。

一個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桃子──

「啊嗯(心)」

老奶奶一驚,停下動作,
「喂,死老頭,你有沒有聽到一個很エロ的聲音?」

「好像有耶?哪裡傳出來的?」

東張西望,好像沒有什麼異狀,
兩個人的視線自然而然地都鎖定了地板上那顆大得離譜的桃子。

老爺爺老奶奶暫時休兵,都走到桃子的旁邊,蹲下來。

老奶奶又輕輕用鞋尖踢了一下。

「啊嗯(心)」

老爺爺也試了一下。

「嗯嗯(心)」

這下疑惑解開了,老奶奶對老爺爺使了個眼色,
而老爺爺撿起了剛剛丟在一旁的鋸子……


***


將桃子鋸開之後,出現在兩人眼前的,
是一個左邊眼角與唇邊各有一顆痣的小正太(亮ちゃん飾)。

「啊──」老爺爺面露失望神色。
「幹麻那麼失望的樣子?」老奶奶挑眉,搭上老爺爺的肩安撫。
「因為……比起小孩子我更想要狗嘛!連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波吉(想像畫面:斗真友情客串)……啊好痛!」

「剛剛是你發出的聲音嗎?」
決定不理挨了一記爆栗的老爺爺,老奶奶開始耐心地問小正太。

「嗯嗯……」小正太很害羞地把頭低下。

「為什麼要發出那麼エロ的聲音呢?」
「因為……我是個M嘛!」靦腆的笑。
「小孩子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呢?」誰教你的啊?老奶奶苦笑。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已經17歲了!」小正太抗議。

說時遲那時快──

「啪!」的一聲老奶奶的手已經巴下去了,
然後板起面孔對著摸著受到攻擊的頭淚目的小正太說起教,
「小孩子怎麼可以騙人呢?而且就算你說你17歲也是不能進SM俱樂部的唷(喂)!」

因此,老奶奶決定留下小正太,好好地教育他。

因為小正太臉上非常鮮明的八字眉,
老爺爺就決定將他取名為「八太郎」(啥)。
可愛的八太郎的M傾向,
在老爺爺的性騷擾與老奶奶的巴頭下得到充分的滿足(喂),
就這樣慢慢地長大……


***


三年後──

八太郎不僅身高抽長,連臉型也慢慢改變了,
總算是擺脫了「關西萬年正太」的稱號。
不過,因為身高不及人的關係,還是常常會出現「上目遣い」的動作,
讓老爺爺覺得可愛得想要欺負他。

為了早日脫離老爺爺老奶奶的魔掌(?)還有這種不太正常的生活,
八太郎決定出去工作,希望能早點自力更生、獨立門戶。
因為八太郎有一副天生的好歌喉,
就時常到附近的城鎮去唱歌賣藝,久了也是闖出不小的名聲,
還被找去穿上西裝帶上墨鏡為知名男星的連續劇獻唱。

這一天,如往常地八太郎又出門唱歌……

「喂!你有沒有聽說大阪港出海後第一個看到的那個鬼島?」台下的聽眾小聲地對著他的鄰座說。
「嗯?怎麼了嗎?」
「聽說啊,最近不太平靜呢!好像被一個叫做什麼『貝莉爾女王』的魔女和她的黨羽佔據了說。」

台上的八太郎一聽,吃了一驚。
也不管台下觀眾還等著他唱歌,馬上衝下台,
搖晃著剛剛說話的人的肩膀。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嗎?貝莉爾女王?」
「欸……是阿……」
「我要去見她!喔,杉本彩!等等我!」

於是,返家之後,八太郎就把這個決定告訴老爺爺和老奶奶。
老爺爺和老奶奶知道自己不管怎麼勸阻都比不上杉本彩的熟女魅力,
只好含淚答應了八太郎的要求。

老奶奶特別幫八太郎準備了最愛的「香蕉美奶滋」,
讓他帶在旅途上吃,第二天一早,兩人就將八太郎送出了門……


***


於是,八太郎就朝著大阪港邁進。


走著走著,突然,好像聽到了什麼的腳步聲;
回頭一看,原來是一隻大型犬(ヒナ二役)。

「八太郎啊八太郎,你要去哪裡呀?」大型犬問八太郎。
「我要去鬼島找尋我的幸福呀!杉本彩(心)」
「……再見……唔!」

大型犬的頭上冒出三條線,轉身就準備離去,
結果被八太郎拉住尾巴,走不了。

「你給我等一下。劇情不該是這樣的吧?」
雖說這時候八太郎臉上帶著笑,卻十足是個流氓樣,散發出殺氣,
「不要那麼快就走掉嘛!陪我玩的話給你東西吃唷!」
「……我可不可以不要?」大型犬冷汗直流,附帶一個大大的冷顫。
「不可以(笑)」

說時遲那時快,
八太郎瞬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傳說中的「香蕉美奶滋」,
塞進了大型犬的嘴裡。

「唔!噁……(下面因為太過恐怖所以消音)」

「哼哼,誰叫你之前自己去出外景吃拉麵吃得很高興嘛!報應!這是報應!」
八太郎冷笑,
「好了你就變成本少爺的僕人了,趕快走吧!」

於是乎,一人一犬繼續朝著鬼島的方向前進。
走著走著,八太郎和大型犬碰到了一隻猴子(すばる飾)。

「八太郎啊八太郎,$☆*#……(意味不明)」
「你在幹麻啊?好好把話說清楚啦!」啪地,大型犬已經伸出前掌朝著猴子的頭巴了下去。
「八太郎啊八太郎,你要去哪裡呀?」
「我要去鬼島找尋我的幸福呀!杉本彩(心)」
「哇(心)」猴子圓滾滾的大眼裡瞬間閃耀出如少女漫畫般的星光。
「好感度上升了喔。」三條線又出現,大型犬忍不住想要吐槽。
不過沒有人理他(汗)。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猴子的眼中帶著崇拜的光芒。
「可以呀,不過你要吃掉這個。」

所以猴子也吃掉了傳說中的「香蕉美奶滋」,跟著八太郎走了。

於是乎,一人一犬一猴繼續朝著鬼島的方向前進。
走著走著,路旁的草叢裡傳出一陣悉悉窣窣的聲音。然後,走出了一隻頭上頂著蛋殼的色小雞(內飾)。

「八太郎啊八太郎,你要去哪裡呀?」

小雞看到八太郎,馬上很興奮地丟下包袱,抱著八太郎的腿磨蹭。

「呃……我要去鬼島找尋我的幸福呀!杉本彩……喂,你一定要這樣嗎?」

邊回答邊冒冷汗,這回換八太郎頭上出現三條線。

「真的呀,哇!」一臉幸福呆樣,也不曉得有沒有聽進去。
「……你要跟我一起去嗎?給你五百元(喂)」
「好呀(心)那麼八太郎我們走吧!」小雞看起來很開心。
「為什麼他可以不用吃那個什麼鬼的香蕉美奶滋?」大型犬有點心理不平衡,對著猴子抱怨。

只見黏著八太郎走在前頭的小雞慢慢地轉過頭,
對著大型犬做出了口形──

「因˙為˙我˙比˙較˙可˙愛˙呀!」

畫面是快要抓狂的大型犬,還有還在發呆的猴子,
以及不斷冒出相親相愛氣息的八太郎與色小雞。

他們,真的能順利到達鬼島嗎?


***


八太郎一行來到天保山的時候,太陽的餘暉已經慢慢收斂在海的彼端。
港口邊的船家經過一天的辛勞,都已經收好東西休息去了。

「鬼島……要怎麼去啊?」想到這個最重要的問題,
八太郎不禁頭痛地蹙起眉,使得他的八字眉更加明顯。

「哎呀……沒有辦法就不要去了嘛!」

真是麻煩死了。
才這樣說完,猴子頭上又挨了大型犬一掌。

「喂!你不要那麼negative啦!你要想只要有希望就會成功、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肯努力就會有收穫……」
「欸?你們看那是什麼?」小雞的聲音打斷大型犬的positive長篇大論。

一人一犬一猴全部順著小雞所指的方向看。

『鬼島渡口由此向前100公尺』

「怎麼會有招牌?」八太郎無力了。
「……怎麼看都覺得可疑。」猴子嘴角也抽動了。
「哎呀,沒關係啦!反正去看看就知道了嘛。」


***


於是在大型犬的催促之下,他們順著招牌指示的方向,
來到了一處小屋,上面寫著,「鬼島大阪港辦事處」。

「更可疑了。」猴子說。

但是遲疑了一下,發現杵著也不是辦法,一行人還是踏了進去。

「我是安田爸爸!」
把麥克風壓低然後抬起手比了個裝可愛的姿勢的男人(ヤス飾)如是說。

「我是丸山媽媽!」
頂著一頭誇張爆炸捲髮身著和服卻套著學校運動褲的另一人(マル飾),
彎下身配合麥克風高度。

「我們是山田,耶耶!」

屋子裡的人看起來是久候多時了,
才踏過門檻,就見兩人迫不及待地擺好麥克風架,
對著面露呆滯的八太郎一行說了起來。

「那個……我們想要去鬼島。」
雖然覺得眼前兩個人好像不太值得信任,還是開口一試地發了問,
「我們該怎麼去?」

「噯!這你就來對地方了!」
丸山媽媽執著雞毛撢子(啥)的手往下點了一點,濃厚的關西腔,
「要去鬼島就是要從我們這邊去呀!可是要去解救烏龜!」

「不對啦,那是浦島太郎的故事啦!」真是的,安田爸爸翻了翻白眼,
「是說,要去的話首先要通過我們兩個這一關!」

「你們兩個這一關?」
「是的!要看我們表演夫妻漫才。」安田爸爸點了點頭。

「如果你們笑出來的話表示你們修練不夠,要回去再努力;如果沒笑出來,表示你們不欣賞我們的表演,才不放你們過。懂了嗎?」
丸山媽媽貌似認真地補充。
「沒錯……不對,這不是一樣嗎?」安田爸爸又快抓狂了。

「沒差啦,總之你們快開始就對了。」

頭痛地按著腫脹跳動的太陽穴,
八太郎心底嘀咕著怎麼淨碰到這些出來瞎攪和的。

開玩笑,山田的夫婦漫才功力可不是短期間練出來的。
所以在安田爸爸和丸山媽媽還在調整麥克風架的高度的時候,
一人一犬一猴一雞就全數遭到淘汰的命運。

「喂……我們還沒開始講耶。」安田爸爸有些無力。
「這樣是不行的唷!」

噯地一聲,丸山媽媽又把好不容易停止大笑的一群弄得人仰馬翻。

「不……不行了,你們兩個、超有趣的耶!」猴子還在掙扎。

「呵呵呵,既然你們那麼欣賞我們,趕你們走好像也說不過去……」丸山媽媽看起來好像很高興。
「嗯……那我們還是借你們工具讓你們自己去好了。」安田爸爸還滿好心的,這樣提議。


***


然後──

「慢走唷!記得帶禮物回來!」
揮著雞毛撢子,丸山媽媽對著海上那個小小的影揮手大喊著。

「你……給他們那種東西真的到得了嗎?」
頭上掛著大滴冷汗看了丸山媽媽一眼,然後轉過頭也對著海上的影大喊,
「すばる君──不要緊吧?」

明顯地,不論是丸山媽媽的裝傻、安田爸爸的吐槽和關心,
對於在海上的八太郎和其僕人們(?)來說,都有點太晚了。

鏡頭拉近,對焦在方才海上的那個影。

八太郎抱著小雞坐在小小的木船上,
猴子站在船前努力想往前看清楚鬼島的方向,
而大型犬則是苦命地站在船尾處搖著槳。

不、不對。

那才不是什麼木船,根本是一個大概可以坐入兩個人的大木盆,
通常是用來洗澡的那種木盆。

「前進不了……(泣)」
因為暗的天色及緩慢的前進速度決定放棄繼續眺望的猴子,
晃啊晃地黏到大型犬背後磨蹭。

而苦命的大型犬?
已經連哀嚎的力氣都沒有了。

鬼島究竟在哪裡呢?
他們,真的能順利到達鬼島嗎?


***


經過一天一夜的漂流,備
受折騰的(喂)八太郎一行人終於到達了鬼島。

然而──

「我怎麼看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環顧四周之後,大型犬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真是太不尋常了。

「……我餓了。」

拉著大型犬,猴子一隻手撫著肚皮一邊哀嚎,
沒什麼比食慾被挑起卻無法滿足更讓他受不了的了。

「欸?八太郎,那邊有草莓糖葫蘆耶!我們去吃我們去吃。」
小雞則是抓著八太郎興奮地叫著,眼睛發出無比的光芒。

啊啊,他最喜歡甜食了,那個甜膩的香味好誘人呀,
隔著那麼遠就把他的三魂七魄都勾飛了。

「……」

八太郎真的傻眼了,呆在當場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沒錯,這裡不僅有食物、有甜甜的草莓糖葫蘆,
還充滿了吆喝叫賣的聲音與熱鬧喧騰的人潮。

根本……是祭典廟會吧?

看著手上猴子塞進來的土產「魔鬼人形燒」,
沒由地一股脫力感襲來──
我不是來看杉本……不對,我不是來打魔鬼的嗎?
爲什麼現在會在這裡,看著笨狗笨猴子射氣球呢?

「……喂,你們給我收斂一點。」
無力地瞟了臉上寫著「對喔我們不是來玩的」的一犬一猴一雞一眼,
「我們該上哪裡去找杉本……不,是貝莉爾女王?」

話才說完,就看到前方告示牌。

『貝莉爾女王,前方左轉。』
「……我們走吧。」總覺得頭又更痛了。


***


在上面掛著「貝莉爾女王」看板的屋子上,其實還掛著小小的副標──
「旅客服務中心」。

八太郎率先跨了進去,銳利的眼迅速將屋內打量完畢。

「……貝莉爾女王呢?」

滿臉斜線地問著將腿完全沒有形象地放在辦公桌上的那個人。
怎越來越有被騙的感覺?

「貝莉爾?喔!那噱頭、噱頭啦!我是鬼島的魔王,在此等著讓你們服務(喂)。」

魔王(大倉飾)滿不在乎地說著,伸手調了調腿上的網襪。

所以狀況非常的詭異。
頓時失去目標和動力的八太郎也啞口無言,
只能盯著身穿聖誕女孩裝還很優秀地穿了大網襪的魔王。

「……那個也是噱頭嗎?」
「啥東西?」
「……網襪。」
「喔!沒有,只是我太了。而且你不覺得這樣比較像嗎?」

一陣暈眩。

八太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來幹麻的了,好像很蠢的感覺。
嗚嗚,他的杉本彩去哪裡了(喂)?

「……告辭。」還是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好了。
「喔,你要走啦。那等等,我跟你們一起。」

俐落地翻出辦公桌外,迅雷不及掩耳地將「本日營業結束」的牌子掛到門上,隨手抓起旁邊一大包零食塞進背包,掛上隨身聽一派休。

「欸欸?」八隻眼睛睜大地盯著他。他要幹麻?
「欸──什麼啊!我跟你們走了呀!反正在這裡也無聊嘛!也沒有美女姊姊,也沒有好吃的東西……啊,我肚子餓了。快走啦快走啦!」

於是在魔王的催促(?)下,八太郎踏上了歸途……


***


一方,淀川旁邊的小屋裡。

八太郎出門去鬼島看杉本彩(違)、老奶奶出門兼差演二役(大違),
得太無聊的老爺爺悶得發慌,只好又找新玩意來消遣。

「你在幹嘛啦!」才一進門,大型犬就一掌巴上了老爺爺的頭。「『ニャ』個什麼勁,很噁心耶!」

「可是這個動作……木村拓哉做起來很帥呀!我就想說練習看看該怎麼做嘛!你看(笑)。」
在家苦練了一個小時(喂)有的老爺爺又表演了一次,
「欸?人怎麼那麼多?」
「對呀!八太郎,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嗎?」老奶奶露出可愛的虎牙和藹地問。
「啊!角色變回來了(笑)。」老爺爺說。

所以跟著八太郎回家的,
除了鬼島的My Pace大魔王、色小雞、猴子之外,
還有大阪港的漫才夫妻,都因為對於八太郎的景仰(?)跟著回家了。

嗯?大型犬?就說他角色變回來了呀(毆)!

從此老爺爺老奶奶的生活變得更熱鬧了。
跟所有的童話故事一樣,最後所有人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老爺爺老奶奶繼續鬥嘴,遠近馳名之下被邀請去主持生放送的廣播節目,
最近已經全國放送了。

八太郎在外是流氓,
在家則繼續被老爺爺騷擾、老奶奶巴頭,
不時也被猴子、魔王小小玩弄,過著十分滿足的生活(?)

小雞受到全部人的寵愛,過著幸福愉快的生活。
只是有時候仍然會不小心將裏人格表現出來,讓人有些適應不良。

猴子……就還是一隻猴子呀!

My Pace大魔王依舊十分的我行我素,用自己的步調過著每一天。
漫才夫婦則找到了最好的觀眾,從此「山田」的名號更響亮了。

再也沒有人記得鬼島、記得貝莉爾女王、記得杉本彩(喂)……


***


「很久很久以前淀川附近住著一對老夫妻,他們從桃子裡得到了可愛的孩子八太郎……」

這個故事經過時間的流轉,逐漸變成我們今日所熟知的傳說。


Fin.(啥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0.01 [赤青]早安吻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