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04.21 [桃黄]模式
  「今天他對我很好,加兩分。」


*****

  喜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最先一種摸不著頭緒的心情逐漸浮現,隨著時間在環繞著彼此的空氣加溫之下,不知道什麼時候超越了閾值。

  然後當自己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的依戀。無視所有的原則與內心的意願,輕輕觸動就晃漾成漣漪一片。


  「亮ちゃん,去吃拉麵好不好?」
  自動點了他最愛的蔥笑吟吟地放在他的左前方。

  「亮ちゃん,坐你旁邊唷。」
  順勢將對著新幹線座椅值吹的風口調整好角度,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當作毯子蓋上去防止他著涼。

  「亮ちゃん...」
  「亮ちゃん...」

  腦海中不斷重複的是他嘴角勾動的笑容,不經意處的貼心總是讓他的心頭泛暖,連偶爾任性都變得可愛萬分。

  可愛的戀人,錦戶想他是很享受年下的戀人帶給他的那份甜蜜。
  這份溫暖比什麼都讓他喜歡。

  只是關於這點,他從不說出口。

  總是習慣替初次見面的人在心裡的評分表上填下負數的成績,用著批判的眼光去檢合著他的一言一行,再決定要在初值的後面填上加號還是減號。當數字超越原點的時候,他會開始對這個人抱持著好感;然後當分數逐漸逼近、終於大過他所設定的那個數值──
  急速鼓動的胸口,一切、不言自明。

  所以他不輕言這份喜歡有多麼地深刻。因為對他而言,這份「喜歡」儼然已經是一種「絕對」。


***

  喜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當你碰見它的時候,你會感覺到全世界都為了此時此刻而眩目。」小時候媽媽捧著童話繪本輕聲這般講述著,關於這點,他從來就深信不移。於是,內堅信著,他在錦戶的身上看到了整個銀河的璀璨。

  認定了,就是他。


  「亮ちゃん,去吃拉麵好不好?」
  看著他滿足的吃相,彷彿自己的心也能飽足一樣。

  「亮ちゃん,坐你旁邊唷。」
  做他的小王子仔細呵護著僅有的一朵玫瑰,不讓他受到一點風雨的吹打。

  「亮ちゃん...」
  「亮ちゃん...」

  因為是錦戶,所以他願意無條件對他好,內這麼想著。然後在他露出淺淺的笑容默默接受的時候,又在「喜歡」的數值上多加上一些,心頭的幸福也就這麼不斷地加,滿溢成臉上的笑意。

  對他的喜歡沒有極限。

  從來沒有滿分這回事,最初的時候他為錦戶打上了一百分的成績,卻發現這個評分的空間太小,無法完整承載他每一天的感動。於是他讓錦戶的每一字每一句每個微笑每個眼神,都累積在他的心頭、從不嫌多。

  所以他從不吝惜說出口,關於他的喜歡。

  道不完說不盡的,太過深刻;他只能竭盡所能的用他所知道的一切方式告訴錦戶自己懷抱著怎麼樣的情感。

  因為對他而言,這份「喜歡」儼然已經是一種「絕對」。


*****

  「在想什麼?」
  看著發呆而停下動作良久的內,錦戶還是忍不住出了聲,難得沒氣質地用筷子戳了戳內面前還盛裝著大半碗烏龍麵的碗。

  「想你。」
  呆滯的表情沒有變化,內很順地脫口而出,但是一點都不像是敷衍,回答得非常理所當然。

  「笨蛋,有什麼好想的,快吃啦。」
  做那什麼表情、講這什麼話,這傢伙真的是偶像嗎?隨即錦戶露出了苦笑,發覺自己的回答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更何況這樣沒營養的對話出現在他們兩之間的次數也彷彿越來越頻繁。

  在愛情的路上他們兩個用不同的模式在探索著彼此,逐漸地找到共通的頻率;儘管在愛情的表達上他們依舊有自己不同的堅持,偶爾會爭吵、會迷途繞了點遠路……

  儘管,他們依舊笨拙……

  已足夠。
  只要知道彼此投合的心就夠了。

  「喔……啊,亮ちゃん嘴旁邊有蔥花。」
  「嗯?哪裡?」

  沒有回答,溫熱的唇舌代替手指抹去了沾在唇畔的青翠,是帶著淡淡醬油香的蒸氣的關係嗎?連被髮梢輕掃而過的臉頰也熱烘烘的。

  「喂!」
  「嘿嘿,這樣就拿掉了嘛。」
  「少囉嗦!快吃你的!」
  「是是是……」

  雖然板起面孔做出生氣的樣子,對於這樣親暱的舉動,錦戶還是不可否認地從心底暖了起來。

  如果說這樣不經意的頑皮是內給年長戀人的愛的信息,那這表情雖然有些彆扭,卻貨真價實地是他拙於表達的真心;只要兩個人了解就好,這是他們倆之間選擇的相處模式,不屬於其他人,就只有他們兩個才適用的模式。

  看著內低頭努力的模樣,錦戶的嘴角還是不自主地勾了起來。

  「今天他的吻很溫柔,加五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