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5.11.26 [橙青]假寐
《05年マル生日賀文》


「好,今天先到這邊,辛苦大家了!明天也請多指教喔!」

喀嚓喀嚓地按完最後一串快門,
攝影師終於心滿意足似地放下手上的單眼數位相機,下了解禁令。

「辛苦了!」

此起彼落的聲音響起,
原本帥氣地站在藍色布幕前的身影盡數垮了下來,
陸陸續續晃出攝影棚的門,
然後、在貼著「関ジャニ∞ 樣」的休息室內,徹底倒成一團。

「啊,我不行了。」啪地一聲倒在桌面上的最年長,
「眼前到現在都還有鎂光燈在閃啊閃啊似的,頭好昏……」

停!對!這個表情很好!轉過來看鏡頭!
然後就是一陣白光招呼而來,
雖說對於拍照這件工作已經相當習慣了,
那麼長的時間、那麼多的數量,還是讓人有些吃不消。

畢竟團體單獨的學年曆,這還是頭一遭。

「不過等下就沒事了吧,去吃飯、去吃飯。」
滿心期待晚餐時間的丸山興致勃勃地向眾人提出邀約。

「啊,抱歉不行。我們還有工作。」匆匆忙忙將桌上的私人物品掃進背包,
「ヨコ!不要再趴了,去電台了啦!快點收一收。」

話是這麼說,同時自己卻三兩下將東西全丟入袋子裡。
然後,山就這麼被村上拖了出去。

「怎麼這樣……」
「マル抱歉喔,還有約,先走囉!」
「欸?」

在丸山反應過來的時候,
休息室裡的人已經走得只剩下安田、涉谷、大倉還有自己。

「唔,剩我們幾個啊?走吧走吧,要去吃什麼?」
丸山站起身,搭上安田的肩膀問道,
「之前去過的那家烏龍麵店?還是關東煮?」

「那個……」只見安田一臉尷尬,
「マル對不起喔,我和すばるくん先約好要出去了,所以……」
「啊?」
「抱歉喔,下次再陪你。那我先走囉!」

拿起包包,和已經等在門口的涉谷很快消失在視線之中。

「嗚嗚,怎麼會這樣子……」

連最愛的ヤス都不陪他去吃飯,
備受打擊的丸山晃啊晃地倒回椅子上,背景彷彿充滿了線。

對啦,和すばるさん去逛街買東西比較好玩啦!

正當丸山一臉惆悵哀怨地自暴自棄的時候,
卻感到有人在拍他的肩。

嗚嗚,是他的ヤス良心發現決定回來陪他嗎?

滿心期待地轉過頭,看到的卻是──

「たっちょん?」
「不是要去吃飯?走了。」


***


「看向右前方,笑一點……不對不對,殺氣太重了!……好,休息一下等會兒再拍好了。錦戶さん,請過來一下!」

「欸欸,ヒナ。你不覺得マル今天臉色很不好?」

看著面色鐵青地坐下的丸山,山將臉湊近「貌似」和村上咬耳朵。

「笨蛋,小聲一點啦!」敲了山一記,
「不過,被你那麼一講,我也覺得有一點耶。是怎麼了啊?睡眠不足?眼圈有點重說。」
「我看是欲求不滿吧?」
「你在想什麼啊?不過我想問題的癥結很明顯……」

答案就那麼一個嘛!
兩個人很有默契地將視線轉向同個地方──

很少看マル那麼陰沉。
不過,也不需要每雙眼睛都對著他表露出狐疑吧?
安田只能在內心裡大喊著,他自己也很無奈呀!

昨天回到房間都已經快十二點了,燈也沒開,
マル側身背著門躺在床上,叫他也沒有反應,大概已經睡去了。
沒人陪著聊天,安田也只好趕快梳洗打理好早早上床休息去。

然後早上起來,マル就是這個樣子了。
其實他在彆扭什麼自己也不是不清楚,只是……

不可以。

安田搖搖頭,現在露餡的話前面的努力就沒意義了。
在那之前,マル,對不起喔!內心裡小小歉疚。

「好!安田さん、丸山さん,接下來是你們兩個!」
「嗯。」


***


午休時間。

沒有心去和團員們抬槓,丸山一個人窩在休息室裡,趴在桌上胡思亂想。

真的是越想越不甘心,
爲什麼他可愛的ヤス和涉谷手勾一勾逛街去了,
留他和大倉兩個人孤單地去吃烏龍麵?
回到房間也不解釋什麼,也沒有抱一下安撫幾句,
讓他一個人悶在那裡,不好受,也找不到台階下。
結果整個早上到現在,也沒講到幾句話。

嗚嗚,怎麼會這樣啦?

背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
是安田,走進了休息室。

丸山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趴著裝做睡著,
總之,他那麼做了。
或許是有一點緊張吧?
有點像是想撒嬌的心態,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好。

腳步聲停在後方三十公分處。
然後、掛在椅子上的外套披上了自己的肩。

「マル,對不起喔。」小小聲地,
「可是都約了すばるくん去挑你的禮物了,所以就……我再補償你喔!」

細心地將外套蓋好,然後腳步聲又走出了休息室。

原來是和すばるさん去挑我的禮物,什麼嘛……欸?

丸山這個時候才想起來,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五日,他二十二歲生日的前夕。

嗚嗚,我就知道我的ヤス還是愛我的!
這樣感動著的丸山,嘴角不禁勾起一道弧度。

不過,接下來該怎麼辦呢?這樣子有點小小尷尬的說。
一些想法慢慢地在丸山腦中浮現……


***


「蹲下去一點,向上看一點。對!」又是快門連按,
「丸山さん,這個表情很棒喔!」

「マル心情好像變好了?」站在旁邊看的山再度附上村上的耳朵。
「好像。」
「嘖,早上臉還那麼臭,變得真快。」
「你很囉唆耶!心情好也礙著你?像個老頭一樣,煩死了。」

山頭上又挨了一記爆栗。

「好,結束。大家辛苦了!希望以後還會合作喔!」

看著相機視窗裡的縮圖,攝影師滿意地笑著宣布工作結束,
現場馬上爆起一陣歡呼。

「餓死了!肚子餓死了!」涉谷叫道。
「一起去吃飯吧?」前一天有工作的家長組提議。
「啊!抱歉,今天我有點事。你們慢慢吃喔!」就這樣提著袋子離開。

目送丸山離開後一堆眼睛又再度聚焦到安田身上,目光裡充滿問號。

「……看我做什麼?」無力。
「マル是怎麼了?一下子板著臉、一下子表情又輕快得像要飛起來。」
「對呀,這樣子怪可怕的。」
「你到底讓他忍了多久……啊!好痛。」


***


回到房間,跟前晚一樣情形。

「マル?」放輕腳步走近床鋪,安田低聲喚了一聲,沒反應。
苦笑,在床沿坐下,從口袋裡拿出一小包東西,放在枕邊。

「生日快樂。」

低頭在丸山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個吻,
平常丸山醒著的時候他會不好意思做的事情,
要抬起頭時,卻對上一雙眸子,笑意滿盈。

「……!」唰地,連耳根都紅透了。
「原來是這樣子啊。」

好整以暇地拿起被放置在枕邊的小紙袋,搖晃了兩下,
「這個裡面是……?」
「……你看嘛。」

拆開封口處的貼紙,拿出來的──

「貝斯的背帶?」
和現在用的感覺很不同,很有安田風格的設計。
雖然還沒拆開,但是看得出來品質非常良好。

「因為我想說你現在用的,都有些磨損了。而且,這種東西,應該是不嫌多的吧?」

怎麼樣?迫切想要知道這份禮合不合用的表情掛在安田臉上。

「……ヤス。」整個抱住。

ヤス真的好可愛喔!

「那你去試試看,用起來好不好用。」

呵呵,好像很喜歡的樣子呢!
安田的唇角也勾起一朵笑花。

「不要。」
「爲什麼?」
「我現在有更想要做的事。」
「欸?」
「就是……」靠近,在安田的耳邊低喃。

然後──

「……丸山隆平!」

沒退燒的耳根又染上更艷麗的色澤。
不過蠕動的唇無法傾吐出更多嗔怒,已經早一步被綿密的吻封緘。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