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內呢?等下千秋怎麼過?」手持麥克風的山再度拋出問題。
「聖誕節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
「不可以這樣講啦!要說要跟fans一起過!」

山馬上糾正,勾起台下一片笑聲。

「喔。那就是要跟大家一起過。」

又是一片嘩然,
有尖叫也有大笑,穿插著幾聲「好帥」與「好可愛」。

「你管很多耶!讓他好好說啦。」

站在舞台另一端的村上忍住大笑的衝動,這樣子唸了山兩句。

「喔。那──」山頓了一下,再度看向內,
「你剛說什麼?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

「嗯。」
「那是要跟誰一起?」村上接過話題主導權繼續問道。
「……錦戶。」有點靦腆的微笑。

「欸──?」台下的發出的問號,差點就把松竹座的屋頂掀了。

「不行嗎?你們叫什麼叫啦!」

然後,出現的是錦戶惱羞成怒的聲音。


***


半夜十二時半。

『鈴鈴鈴……』桌上的手機響起,
走近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的名字,然後按下通話鍵。

「喂。」
「喂、ヒナ,二十五日了耶。」興奮的語氣、熟悉的聲音。
「……對呀二十五日了。山さん,難道你已經開演唱會開到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

這傢伙該不會就為了這個打電話來吧?
村上認真地考慮著,如果對方回答真的是如此,
他是不是該切掉電話直接關機討個安寧。

「聖誕節了呢,聖誕快樂!」
「嗯嗯,聖誕快樂。」
「那你明天沒事吧?」
「嗯?有啊……」話還沒講完,又被打斷。
「有事?你先跟人約了喔?」
「……還有演唱會耶明天,千秋。」看了看牆上的鐘,開始懷疑其實山已經睡迷糊了,盡是一些怪問題。
「喔!我知道有演唱會啦,我說之後、之後。」
「嗯,沒事啊。怎麼,要約慶功?」
「不是啦。總之,演唱會結束後出去玩吧!」
「嗯?我們兩個喔?」
「對啦。……哎,反正你就空下來喔!就這樣,晚安。」聲音突然變得好像有點生氣似的。

村上莞爾,他是知道的,
每當山害羞的時候,就會有這種接近發飆的行為出現,
像個孩子、長不大的孩子。

「……晚安。」
「記得空下來!」
「是是是。」

掛掉電話重新躺回床上,村上的嘴角勾起淺淺微笑。

怎麼可能會排事情呢?笨蛋。
在心底偷偷罵著那個總是不開竅的傢伙,
卻像是沾了蜜糖,絲絲香甜緩緩地滲入心房,
流轉成的溫度讓大阪的冬夜也回溫了。

或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這麼想也說不定?
十二月二十五日,不只是重要的聖誕節,
對他與他來說更是個開端,因為、這是他與他邂逅的最初。

如果沒有這一天的緣分、沒有踏入事務所,
是不是他們兩個就不會有今日的緣分?
這麼想來,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意義,
又更深遠了幾分,帶著些感謝的意味。

要是跟他說的話,他大概會罵說無聊吧?

不過那出自害臊的凶惡表情是嚇不倒村上的。
想像起那個表情,村上唇畔勾動的笑意更滿了。

所以今年果然也是這樣吧,如同他們已經習慣的往常。

儘管某個人總是在最後一刻才提出邀約,
而他也總是不爭氣地自動將事情排開把這個時間保留給他。

果然聖誕節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


***


「啊!已經二十五日了耶。」

頂著毛巾帶著蒸氣走出浴室的丸山瞥了眼桌上的鬧鐘。

「咦?真的耶。」抬頭望向鐘才發現時間已經那麼晚的安田。
「聖誕快樂……你在做什麼?」

湊過去作出親吻狀希望討來一個浪漫的聖誕之吻,
結果發現戀人的注意力在離開時鐘的指針後,繼續回到懷中的寶貝吉他上。

「換弦啊,」輕輕撥兩下,又將弦轉緊一點,
「B弦好像快斷了,就先換掉以防萬一。」
「明天再弄嘛。」不死心,坐上床沿將安田連人帶吉他一起裹進自己的臂膀中。
「不行啦,明天演唱會最後一天,也要好好表現才行。不先換好的話明天會來不及。」
「嗚……陪人家嘛。」裝可憐。
「乖啦,不然你先想想明天想去哪裡、想做什麼?」
「嗯?」
「出去玩啊!」輕笑,「都說聖誕節了。」
「真的?」眼睛瞬間瞪很大,「那我想想,我想去唱歌,還有……」

聽著丸山興奮的聖誕行程規劃,安田笑著搖了搖頭,
和丸山在一起真的很快樂,永遠不用擔心會無聊。

果然、聖誕節要和喜歡的人一起過。


***


枕畔的手機響著充當來電鈴聲的音樂,
終於讓縮在溫暖被窩裡的人神經繃裂了,
於是從被中瞬間探出一隻手,將吵鬧不停的手機捲入被單之中。

「大倉忠義,你一定要那麼殘忍在這種半夜把一個感冒的病人挖起來接你電話嗎?」

從牙縫中迸出的聲音有某種程度的殺氣。

「すばるくん明天晚上沒事吧?我們去吃飯。」

語氣平淡得好似沒有詢問的意思在,十分平鋪直述。

「你約我就要去喔?」
「嗯?你不去嗎?」
「你這個問題好,我現在答應的話總有種沒骨氣的感覺說。」讓聲音聽起來很無所謂。

換大倉慌了。

「可是我餐廳都訂好了,還有……」

聽著聽著涉谷笑了,
什麼嘛,平常那個My pace到極點的大倉忠義跑去哪裡了呢?
要是他真的說不去,恐怕……

還是給他點甜頭好了。

那麼就暫時先放過他吧,
聖誕節嘛!那麼浪漫的節日,
果然,還是要和喜歡的人一起過才有意義。

「……好。」
「欸欸?」

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大腦還停留在哀兵政策到底該用什麼台詞才有辦法打動涉谷。

「不要啊?好吧那我只好再去找人……」
「不不不,那……那就那麼說定了?」
「嗯。」

笨蛋,語氣不要那麼受寵若驚!強忍著笑的涉谷再度作出應允。
或許屬於他們的愛情模式還在慢慢構築吧?

聖誕節,這樣有紀念性的日子,值得再多跨出一步留下痕跡。


***


「那時候的亮ちゃん真的好可愛喔!」
「笨蛋,不要隨便陷入回憶裡啦!」
「還兇fans耶,結果被村上くん罵了,然後跟fans道歉說對不起。呵呵,想到就覺得還是很有趣。」
「吵死了,追根究底到底是誰害的啊?」

握起拳很想敲內一記,手腕卻被握住,順勢整個人帶進懷裡。

「沒辦法,亮ちゃん太可愛了,不宣示一下主權的話被台下那些女人吃掉怎麼辦?」
下巴輕輕在髮旋處摩蹭著,然後有點不滿地咕噥著,
「結果兩年經過,狀況還是沒有改善嘛!或許下次該用更直接的方式讓她們死心?」
「什麼跟什麼,宣示主權咧……等等,你不會真的在想下次要怎樣吧?」

側過頭發現內蹙著眉一副在思考的樣子,
錦戶心中警鈴大響,不好的預感。

「亮ちゃん……你覺得是Kiss比較好,還是抱起來、來個親密觸碰?」
真的很認真在思考的內完全沒有注意錦戶的表情越來越陰沉,
「可是平常大家在台上就摸來摸去摸得很超過了,好像比較沒有說服力?那Kiss的效果下次可以來試試……啊啊啊好痛。」

一記肘擊招呼在胃的附近。
被摟在懷中的錦戶抬眼斜睨著內。

「你要真敢試,我就,殺、了、你。」
「啊,好可怕喔。」嘴裡這麼說,表情卻一點害怕的成分都沒有。

在一起那麼久了,他會不了解錦戶?
嘴上說得凶狠像個流氓,實際上只是一個容易害羞的可愛傢伙。

一個可愛到讓人從頭到腳都想吃掉的可愛傢伙。

「……沒誠意。」有種挫敗的感覺,於是目光中的威脅轉為幽怨。
「怎麼會,我對亮ちゃん向來是最有誠意了。」

將懷中的人兒摟得更緊一些,
貼近自己的心房像是要證明自己所言沒有虛假一樣。

「哼。」不予置評。
「所以聖誕節果然還是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
「嗯?」
「所以亮ちゃん演唱會完就是我的了唷!這是結論。」
「……什麼結論。」看向內,努力思考著這句話的邏輯性在哪裡。
「因為聖誕節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呀!」俊朗的眉目間盡是暖暖的笑意,
「所以要跟亮ちゃん一起。最喜歡亮ちゃん了!」

「……笨蛋。」

企圖把自己有點發燙的臉藏起,卻只能靠在內的胸膛上。
於是,被直接傳來的低笑烘得臉更燙了。

感受環著自己的手臂鎖住的溫度,
然後、錦戶的嘴角最後還是忍不住勾起了上揚的弧度。

好吧,他承認他其實很享受這種被人珍寵著的感覺。

雖然這個冬天是個忙碌的季節,
一切風花雪月彷彿都顯得太過奢侈,
但是一個聖誕節,放縱自己的心一下不為過吧?

放心地享受著他的溫度、他的寵溺、在耳畔輕喃的情話……
就像一般的戀人們一樣享受著這個浪漫的季節……

聖誕節,果然要跟喜歡的人一起過。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