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在那之前,渋谷すばる對於他來講──就像對於其他後輩而言一樣──
是一個閃閃發光的存在。

崇拜?憧憬?艷羨?
某種意義上來說近似於一種信仰,
好像連靠近他、向他搭話,都會是一種褻瀆一樣。

於是在組成團體之後,還是感到有些難以置信的大倉忠義,
不意瞥見從渋谷的眉宇間一閃而逝的情緒時,其實有一點詫異。

『為什麼會流露出這樣寂寞的神情?』

多少遍,大倉在心底問了又問,卻依舊無法獲得解答。
他能做的只是待在他的位子上,一方面扮演好他該做的角色,
一方面用眼角的餘光注意著渋谷,想要知道他呈現出如何的表情。

節目中也好,團練時也罷……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視線已經無法從渋谷身上移開了呢?

那麼,是否在視線緊緊跟隨的同時,也將自己的情緒投射了呢?

或許寂寞的是自己也說不定,大倉想。

想要觸碰、想要了解、想要待在身旁……
種種的渴望,凝結成一股巨大的空虛乾渴;
在意?喜歡?愛?
無法正確地透過言語表達,只是一種莫可名狀的想望,
甚至伴隨著一點心口抽痛的想望。

還不懂得、也還沒有學會隱藏,
益發貪婪渴望的目光,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たっちょん☆」
「嗯?」冷不防被從後面拍了下自己肩膀的人嚇了一跳,
「你……剛是叫我?」
「對啊,たっちょん☆」
「為什麼這麼叫啊?」大倉蹙起眉峰。
「因為忠義太難叫了,叫大倉又不特別。」丸山的表情十分誇張逗趣。
「特別……咧。」大倉苦笑,有些脫力地。
「吶,たっちょん你剛在發什麼呆?」
「發呆?沒有啊。」
「哪沒有,拿著鼓棒動也不動,」彎低身子貼近大倉的頭,模擬著大倉方才的視線,
「すばるくん?」
「欸?」關渋谷什麼事?
「你一直盯著すばるくん的背影幹麻?莫非……」

瞇起眼笑得十分曖昧,丸山開玩笑說。
而大倉淡淡地睞了他一眼。

「少無聊了啦。」
「怎麼這樣說……」這樣不好玩啦!丸山嘀咕道。
「練習練習!」無視那一臉哀怨。

Up、Down、Tap、Full,單點、輪鼓……種種基礎練習交替著,
隨著指尖硬繭的加厚,現在的大倉比起最初的三四個月,顯得得心應手多了。
然而此時的他思緒無法專注於手上不斷揮舞的鼓棒,
不知不覺,又隨著不受控制的視線越飄越遠。

果然還是無法不去在意吧?那個背影。

那個打直了背脊站在麥克風架前的小小身軀,
究竟在什麼地方匯聚了如此龐大的爆發力,
每當他引吭高歌之時,令人連靈魂都為之顫慄?

為了那滿溢到彷彿無法承載的情感而顫慄,
好像一個不留神,就會被那歌聲奪去呼吸。

關於這樣的渋谷すばる,他不是瞭若指掌,卻也非一無所知;
或許正因為如如此,才會如此地在意也說不定。

想要更靠近、更了解……

「喀!」
一個不小心敲到邊框,鼓棒從沒有握緊的左手彈跳而出,
在空中劃出漂亮的弧線之後吻上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在團練室裡的人,包括工作人員,全部都停下動作轉頭看向他的方向。

「……啊。」

神遊太久,一時之間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彷彿膠著在渋谷身上的視線還來不及收回,便對上他的眼、正面直擊;
太突然,沒有防備的大倉神情呆滯,
只能發出一個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的單音節。

呆然。
連該如何移開視線都無法思考,只是這樣傻愣愣地看著渋谷。

而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的渋谷,不知為什麼,噗嗤!地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嗎?すばる。」一旁的横山問。
「因為大倉的表情,真的很有趣嘛!」
「すばる,不要欺負人家了。」村上笑著搖搖頭。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他了?」馬上轉過頭抗議。
「好好好,你沒有。」
「喂,你這樣很沒誠意耶。」

聽著村上和渋谷的抬槓,大倉訥訥地起身撿起鼓棒,
才發現胸口急遽的跳動,遲遲不肯平復;
而耳根也有些發燙,
雖然自己看不到,但是可以想見的是,那裡必定是泛紅的。

這種熱熱的情緒,是什麼?
胸口彷彿被狠狠撞擊的這種感覺,又是什麼?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