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1.12 [桃黄]Pray.
拿出鑰匙打開公寓的門。
「我回來了。」

……沒有半點回應。

他還沒有回來?

甩掉腳上搽上油而光亮體面的皮鞋、西裝外套隨意丟在沙發上,
一手鬆掉胸口的領帶,也不換去一身正式的裝束,
就這樣走入房間,啪!地一聲倒在床上,
將臉埋入深藍的被褥之中。

閉上眼睛想要趕走這一日的疲憊,
卻有好多影像在腦海盤旋著,怎麼趕也趕不走。

例如,
下午的記者會……

面對著記者關於脫退團員的提問,
山下很冷靜地依照著之前排定好的台詞,完美得體地對整件事情做了個交代。
而他自己,卻不見得那麼從容──

不真實之中帶著微微酸楚,
連自己究竟用著怎麼樣的表情聽完這段話都無法肯定。

明明,要出單曲、要辦巡迴了,這是好事,畢竟是暌違許久的團體活動。
卻有種缺憾一直掛記在心頭,有點……沉重。

太過沉重。

鑰匙插入門鎖、轉動碰撞的聲音,
從大門的方向傳了進來。

不需要起身確認也知道來者是誰,
除了自己之外,只有一個人有這間公寓的鑰匙。

「亮ちゃん?」

大概是在客廳沒見到人的關係吧?
換上室內拖鞋的腳步聲靠近房間,然後虛掩的門被打開、發出細微的聲響。
然後、腳步聲停在床的旁邊。

「醒著?」
……不回答,翻個身背對他。
「果然醒著,」來人苦笑,「我回來了。」
「……太慢了。」

太慢了太慢了,竟然放他一個人在家,
太多空白時間,只能胡思亂想。

「抱歉、抱歉,今天老師放人的時間比較晚。」賠笑,
「亮ちゃん今天工作如何?」

「普通,」講得彷彿不痛不癢,「マッス的成人式,還有下午的記者會。」
「啊!忘了和マッス說聲恭喜,等等得傳封mail給他。」
「……明明原本,也該是你的成人式。」

他,本應該和増田一起,站在明治神宮裡、鎂光燈下,
接受歌迷們的環繞,風風光光地正式成為一個大人才是。

本應該。

『也跟他說了恭喜成人,約好了回來的時候一定要一起去吃飯。』
面對著眼前眾多的媒體他這樣說,
但是,天知道他根本連成人式都沒有參加。

『因為,又會引起騷動嘛!』
抱著他的抱枕縮在他的沙發上,
對著手機彼端打來叫他回去參加成人式的母親,内這麼說。

好像很無所謂的樣子。但是看在錦戸的眼中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如果真的毫不在乎的話,為什麼會有這麼寂寞的眼神流露?

「別再講這個了。」
在床緣坐了下來,俯視著錦戸的側臉。

雖然沒有正眼看著内,卻沒有漏掉語尾遮掩不住的無奈、像是嘆息。
於是,心情更悶了。

「明明都那麼努力了,也反省了……為什麼還是這樣子。」
「亮ちゃん……」拍撫著錦戸的手臂。
「做什麼還要回去當研修生,無聊。」
「總好過什麼都不能做。」

好過那些只能抱著レオン在家發呆看電視的日子。
而且,這裡有亮ちゃん啊!内笑道。

不過──

「可是叫你回去當研修生能幹麻,跟著一群小孩子一起伴舞?」
難不成是幫社長倒茶遞毛巾,錦戸沒好氣地說。
「不到那種程度啦!」苦笑,「不過說真的,好久沒有跳舞,骨頭都硬了。」
「唔。」若有所思。

伸出手將安靜不語的錦戸撈進懷裡、環抱。
内把臉靠在戀人的頸項間,像是要汲取屬於戀人的氣息。

「……狡猾。」良久,錦戸小聲地吐出這個字句。
「嗯?」狡猾?
「大人們,好狡猾。」

『終於也要成為一個骯髒的大人了。』
兩年多前正當他要滿20歲的時候,村上寫了這麼一段話給他。
那個時候一笑置之的自己,並不知道村上究竟帶著幾分玩笑;
然而今日回首,卻覺得真實無比。

這就是大人的世界,充滿各式各樣的理由。
於是有些事打通了關節一切好商量、有些事無論盡多少努力依舊枉然。
而自己……呢?

「那,亮ちゃん呢?」
「……一樣,也是個狡猾的大人。」

或許是因為自己無能為力,才會怪罪於這個世界也說不定。
這麼說來,自己的心理也是醜惡的。

「……如果勇敢一點、多努力一點,是不是就會不一樣?」
「亮ちゃん……」
「對不起……」聲音因為情緒而有點顫抖。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什麼也做不到。」
「亮ちゃん……」

埋在頸間的唇輕輕吻著錦戸的肩胛,像是想要安撫他的躁動。
隔著襯衫的布料,那裡還殘留著内昨夜留下的痕跡。

而錦戸抱緊了内的手臂。

「對不起……」
「但是,至少還有亮ちゃん在。」
「嗯?」
「雖然又要從頭來過了,也不知道要多久。」
「嗯嗯……」
「但好險,亮ちゃん還在我的身邊。」
「内……」

那麼只要内需要,他便會一直陪著他,
如果這是他能夠為他做到的事情。
錦戸在心底對自己說道。

「我也會努力,趕快回到亮ちゃん的身邊。」
「嗯……」

直到成長、堅強到足以應付這個世界的虛偽及爾虞我詐,
在那之前,惟獨請你不要成為大人。
世故、狡詐而充滿無奈的大人。

錦戸閉上眼。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