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奇怪的傢伙。」抱著枕頭翻了個身,渋谷突然這樣說道。
「啊?」村上被這突如其來的發言搞得一頭霧水。
「大~倉。」
「什麼跟什麼?」更不理解了。
「就、奇怪的傢伙嘛!」
「是是是。但是,」頭痛地支著額頭,
「すばる,那個……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在我床上。」
時間很晚了耶,快回房間睡覺!村上道。
「才~不~要。」而渋谷對他吐了吐舌頭,一點愧疚之色都沒有,
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霸佔村上的床位,還閉上眼睛裝睡。
「すばる……」苦笑,卻也拿他沒辦法。

「嗚哇!浴室外面好冷好冷……欸?すばる來囉?」
「對啊。」乾笑。
「睡著了?」靠近床鋪看著渋谷問。
「嗯。那個呀ヨコ……」
「幹麻?」
「今天去隔壁睡好不好?」
「欸?怎麼……」
「嗯,就這樣子,晚安。」
「喂、等等啊,至少讓我拿一件長……」

剛洗完澡穿著短褲短袖的横山,
就這樣不了解究竟是什麼狀況,就被村上推出了房門,
話尾被關門的聲音掩蓋。

然後轉過身的村上還是很無奈。

「……すばる,你在偷笑。」
「嗯?哪有在偷笑。」
「……」搖搖頭,走到另一張床邊坐下,「到底怎麼了?」
「就說啦,就是奇怪嘛!」不然還要我說什麼?渋谷咕噥道。
「你喔!你也是個奇怪的傢伙。」不知道該生氣還該笑,到底是誰開始的?
「好啦好啦,快點睡了!晚安。」
「唔。」

不是他不説,而是説不出所以來。
是否在渋谷駐足的時候,有了太多太大的變化?

雖然印象模模糊糊的,他卻不記得曾在大倉的臉上見過這種神情──
那視線緊黏在他身上,還帶有幾分侵略性的神情。
那視線雖然讓他感到陌生,
卻也勾起了許多深埋在心底的東西,
彷彿連過去灰濛濛的記憶也鮮明了起來。

兩相對照,笑容依舊,男孩卻長大了。
成長的不只是身形,好像在眼眸裡也多了一些深沉的東西。

所以呢?渋谷不知道,因為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為什麼那對眼睛總是黏在自己身上?

不解,所以有點不自在,卻不是討厭。
或許是自己太過敏感也說不定?
幾次眼神交會之後,不知怎地變得很在意,甚至可說是有點過分意識。

「……所以說很奇怪嘛。」只是奇怪的究竟是誰?

村上沒有理會他,已經酣然入夢。

「哈、哈啾!」
「咦?横山くん你感冒囉?」貼心的安田遞上衛生紙。
「還不是ヒナ……哈啾!」話還沒講完又一個噴嚏。
「我還以為笨蛋不會感冒耶。」
「錦戸亮,你有種再給我講一次!」擺出凶神惡煞的嘴臉。
「夠了你們不要吵了行不行?」村上趕緊把人格開。

八月、舞台、松竹座。
公演只剩下不到一個禮拜就要開始,
前夜因為節目收錄而留宿旅館的成員們不敢怠惰,
儘管對於劇本已經相當熟練,還是早早就出現等著排練。

「……早。」
無表情地看了穿過吵鬧的團員們走來的大倉一眼,渋谷說。
「早……横山くん說すばるくん昨天在他們房間睡著啦。」
早上也是叫横山順道把要換的衣服拎過去。
「嗯,對啊。」
「喔……」聲音裡帶著一點落寞。
「怎麼?」挑起一邊眉看向大倉,渋谷問。
「沒有,什麼事都沒有。」面向渋谷,扯扯嘴角,出現的卻是傻笑。

再度打量大倉,半晌,渋谷做出結論。

「你果然是個奇怪的傢伙。」
「咦?」哪裡奇怪?
「一直盯著我傻笑做什麼?」啊啊,又在傻笑了。
「啊,對不起!困擾的話……」
「也不是什麼困擾,就是……」咬了咬嘴唇,
「就是很讓人在意嘛!」
「欸?」
「唉唷,隨便啦!」

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懶得解釋的渋谷,
只好無奈地看著眼前不知道為什麼越笑越呆的大倉。

究竟有什麼好笑的啊?真是。
但是他的確不討厭這個樣子。

──果然很奇怪吶!渋谷想。

大倉是,自己的心情也是。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