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喂!大倉。等一下要去玩嗎?」
  「要!」酒飽飯足已經帶著幾分醉意的男孩轉向他,「村上くん也去嗎?」
  「不了,有點累。想先回去休息了。」笑著婉拒了男孩的邀請。
  「要走了喔!動作快一點。」
  「啊,横山くん等等我啦!」追上已經率先邁開步伐的背影。

  而村上只是靜靜地站在原處看著横山越走越遠,街燈的照映把他的影子拖得好長好長。隔了好幾秒村上意識到自己的失神,這才訥訥地歛起目光,轉身朝向另一個方向。

  伸手攔了台計程車,坐定,廣播裡藍調音樂流瀉,卻入不了他的思緒。

  ──好像有什麼變調了?在他們之間。
  ──卻又不可名狀。

  有時横山會陌生得讓他覺得彷彿不認識一樣,明明在一起的時間是那麼地久,近乎理所當然。十年,將近十年的歲月裡他又了解了他多少?這樣自問的同時村上卻又驚訝地發現自己也說不出來。

  亙在他們之間,曖昧的距離。

  不是什麼發乎情、止乎禮,有的只是捉摸不定、若即若離。節目裡的高談闊論、笑語連篇,在攝影機拍不到、收音器材到不了的地方,往往大相逕庭。

  倒也不是感情不好,相反的,在團員們一同出遊之時,横山往往也是那個炒熱氣氛的人;只是不那麼地深入,像是給自己多了些保留。

  為了保持新鮮感。横山如是說,基於工作而生的一點小小執著。

  所以他們也一直保持著這種曖昧的距離,對於彼此的父母兄弟、寵物乃至小學暗戀的女同學名字都如數家珍,卻不去觸碰隱藏著的內心。這是他們倆長久以來的默契。

  ──但是,什麼東西變調了?
  ──是自己,抑或是他?

  有的時候村上會忍不住想要窺探的衝動,但在不意視線交會之時,只能收回視線尷尬地笑著;有的時候則是感受到追著自己有些熱切的目光,轉過身想要確認,卻又只能見到對方若無其事的冷淡。

  每當這種時刻,胸口總是泛著酸。為什麼?
  村上不知道。只是隱隱約約感覺上某種平衡,正逐漸瓦解……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