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關於横山裕這個人。

  「……纖細的M。」右手托著下巴像是認真在思考,脫口卻語出驚人。
  「啊?」果不其然得到眾人的一臉不解,包括來取材的雜誌編輯以及被評論的當事人。

  反正連村上自己也理不清。

  關於村上眼中的横山裕這個人,講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相同的學年,相仿的年紀;同日加入事務所,也同時在舞臺上活躍。一般的印象之中横山是個非常活潑外向、大而化之的人;私底下的他卻意外地怕生,安靜的樣子判若兩人。

  喜歡狗、喜歡小孩,每每和Jr.碰在一起,大頑童玩得比孩子們還要開心;卻又是個愛護弟弟的好兄長,偶爾他會眉飛色舞地講著帶兩個弟弟出去玩的事情,那副樣貌又與平常愛玩鬧的形象迥異。

  感情生活最早可以追溯到初戀對象是幼稚園的老師,這麼說來,憑著横山出眾的外表及風趣的談吐,應該會讓女孩子們傾心不已吧?

  曾經聽他半開玩笑地講著小學時和好友輪流與喜歡的女生交往、中學時同時被兩個女生告白演變成三人同行的局面,一開始村上也以為横山真的在愛情上閱歷豐富,是個無往不利的獵豔高手;但是那麼久以來,也沒見過幾個女孩子能夠真正走在他的身邊。於是漸漸地村上了解到,關於感情,横山出乎意料地慎重。

  時間不會給予答案,只留下更多謎團。

  了解得越多宛若從來不曾了解過。最初在腦海中的横山逐漸解離、變形,當村上想要把這些碎片拼湊回原本的横山之時,卻發現混雜了太多面象,而他無法分辨孰真孰假。又或許,這些都只是虛假,而真正的横山還隱遁在更深之處。

  而他,得不到一個結論。
  這樣想來不禁覺得有些挫折。

  「纖細的M是什麼鬼啦!」這次是發自本人的抗議。
  「認命吧!纖細的M。少干擾別人取材。」渋谷根本是故意落井下石。
  「但是不管是公認自認,我應該都是個S吧?」講完還看向其他人尋求認同。
  「……這種事情我怎麼會知道。」而村上低喃道。
  「啊?」

  所以他異常地焦躁不安,希望能找到一個滿意的答案。儘管這個答案耗費了他近十年的光陰仍然讓他摸不著頭緒。

  「唉,好受傷喔。竟然被說是個M……」故意裝做很挫折的樣子横山說。
  「看吧!」不想再多想、也不願多說的村上順勢指著横山對編輯講道,「就是這樣很容易因為別人的話受傷,才說他是個纖細的M嘛!」
  「喂,ヒナ!話不是這……」
  「很麻煩的傢伙對吧?」
  「喂!」

  轉頭再送了横山一個笑臉,心情卻輕快不起來。

  你追、我趕,你躲、我藏。

  或許像是捉迷藏一樣,一邊尋找著對方的身影,又深恐也被對方發現自己的蹤跡。
  又或許,就是這樣一味地閃躲不願透露真心,才無法觸碰彼此;然而明知如此,卻又不願坦白,迂迴地往復試探只會讓自己越弄越費神疑猜。

  內心不禁嘆息,都幾歲了還像個孩子一樣鬧脾氣,更何況彆扭的看樣子只有自己一人而已。卻怎麼也掩不住心頭那種泛著酸澀的情感。

  究竟為什麼?


***

  關於自己。

  活到二十四、五歲這種年紀,誰沒談過幾次戀愛?只是站在這個時間點回顧村上信五這個人的感情史,談不上順遂、卻也沒有什麼可歌可泣的故事可以講。

  若要找一個最貼切的詞彙來形容,那便是──平凡吧?

  反正他也不曾幻想過什麼王子與公主最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種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裡的情節。

  他所想的與一般同年齡的男孩子無異:發生在校園裡純純的愛情,在中庭的草地上吃著午餐,就著夕陽餘暉牽著車一起踏上回家的路,放假的時候有時去看看電影,有時她會帶著毛巾和飲料、在籃球場的旁邊為他大聲加油;浪漫一點的綺思,為了準備考試一同在他或她的房間裡唸書,當她累得不小心趴在桌子上睡著,他會輕輕地、偷偷地吻她……

  於是,他的體驗也和絕大多數的男孩子相同:告白、被告白,拒絕、被拒絕,交往、失戀……然後在逐漸忘卻被甩帶來的傷痛之後,再從中萌生新的戀心、再度體會愛情的悸動。

  ──曾幾何時這種心情不復記憶了呢?

  得到朋友們的鼓勵拿出勇氣去告白,只換來那個綁著馬尾的女孩的一句「對不起」,那一天他的眼淚好像也消蝕在歲月裡,怎麼也想不起。但是他卻一直清楚地記得,那個告訴他「絕對沒問題」的男孩,在他感情受挫放聲大哭的時候,陪伴著他帶著怎樣的表情。

  「其實……我們本來就知道。」
  「耶?」知道什麼?
  「知道那個女孩子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這件事,村上到了後來才了解原來横山渋谷他們早已知情,只是抱著好玩、看熱鬧的心情慫恿他去表明心意。

  「很過分耶你們兩個!」瞪大眼睛,根本不肯相信。
  「沒有想到你會那麼介意嘛……」而横山小聲囁嚅道。

  後來還是和一兩個女孩子交往過,但是好像少了那麼一點的怦然心動,只是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地走在一起,再順其自然地分開;分手的時候誰都沒有掉下眼淚,心裡都明白緣份到了不肯放手只會徒難堪。年少時那種敢愛敢恨對他們來講不適宜,幾經淬煉他們總是會學會用成熟的態度看待。

  ──但是總覺得缺少了些什麼。

  自作聰明地以為將這份空虛深埋,便可以忘記它的存在;誰知道偶爾寂寞的空氣悶得他發慌,心底的渴望也不安分地四處逃竄,煽動得他更難耐。只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渴求的是什麼。

  「缺少愛啦。」生田的結論是這樣。
  「……啊?」村上嚇了一跳,難道連他內心的自言自語都可以被聽到?
  「ヒナちゃん你沒在聽啊?」
  「什麼東西?」
  「講ヒナちゃん的皮膚……唉唷!好痛!」挨了一記爆栗的生田連忙閉嘴。
  「斗真在說我帶來的餅乾有怪味啦!」行兇者滝沢笑著替他解惑。
  「咦?會嗎?」拿起一片餅乾塞進嘴裡,「真的耶。」
  「喂!」苦笑。

  ──缺少愛……嗎?
  這種答案也並非無理可循。

  的確,在工作逐漸步上軌道的時候沒有那麼多心思管那些風花雪月,但他也並非毫無感覺。似乎真的缺少了一點滋潤……

  大概是累了恍神了才會胡思亂想這些有的沒的。村上搖了搖頭,決定將這些想法都先拋諸腦後,加入聊天的話題中。


***

  啪!地一聲,一掌落在村上的背上。吃痛地轉過頭瞪向來者,只見渋谷一臉輕鬆地在村上旁邊的位子上坐了下來,而化妝師忙不迭地跟上,三兩下便俐落地將覆蓋在前額略顯凌亂的瀏海固定好,開始東塗塗西抹抹。

  「做什麼啦你!」出聲抗議道。
  「把你叫醒啊。」渋谷馬上頂了回去。
  「叫醒我?我又沒睡著。」村上聽得莫名其妙。
  「可是你盯著鏡子整個神遊太虛了耶!」

  有點心虛地低下頭,把玩著手上的手機,故意忽略從鏡子反射看過來的那雙眼。其實,只是不想被發現自己對著鏡子發愣的真正原因。

  因為演唱會的準備而久違的節目收錄,團員們在充當攝影棚的煎餅店齊聚一堂。麵皮和醬汁的香味交融,笑聲不曾間斷。偶爾是渋谷逗著お恵玩,偶爾是丸山的即興搞笑;錦戸和大倉話不多,總是笑彎了眼眉看著這群伙伴們。

  而村上手持節目的進行流程,引導來賓談話之餘,眼角的餘光還是忍不住往横山的方向飄去。不說話的時候雙手環胸、眉頭輕蹙,他在想些什麼呢?

  「……くん、村上くん!」一旁的安田用手肘撞了撞他,小聲叫喚。
  「……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喂你這傢伙!這樣對梨花さん很失禮耶!」渋谷還故意裝兇。
  「真是不好意思。」連忙向來賓陪不是。只見對方擺擺手笑說沒關係。
  「但是真難得耶,ヒナちゃん在發呆。」大倉插嘴。
  「是看到美女眼睛都發直了吧?」丸山笑著揶揄道。

  難為情地笑了笑。

  最近的自己真的太心浮氣躁。或許該出去走走好好沉澱一下?又或許該好好考慮找個固定交往的對象,讓自己能夠安定下來。這樣也好,也許能讓自己的心平靜一些、雜念少一些。

  後半段的進行順利,店裡頭笑語不斷;梨花十分配合地依照成員們的要求擺出各種拍照的姿勢,連工作人員也不禁笑彎了腰。

  製作人比出了OK的手勢表示收工,送走了來賓並且跟工作人員們道謝之後,村上才能夠鬆懈下來,歛起了這幾個小時之間一直掛在臉上的笑。

  又是一隻手拍上肩膀來。

  「喂,等下要一起去吃飯嗎?」這次邀約的是丸山,邊擦著汗邊對著團員們大聲講。
  「你這傢伙,下午還有工作吧?」村上朝他頭拍了下去。
  「有什麼關係,反正時間還早。」答腔的是安田,「我要去!」
  「肚子餓了……」大倉則邊摸著肚子邊看向沒有意思要反對的渋谷和錦戸。
  「那就那麼決定了!」像是很滿意似地丸山做了結論,「裕ちん去嗎?」
  「不了,約了人。晚點見。」一邊掏出手機一邊踏出店門。
  「喔!」眾人應聲充做再見。

  最後地點選在附近的小餐館,村上打了電話讓經紀人等會兒開車來載。

  用餐的氣氛一如往常地融洽,天南地北地聊著最近發生的事,明明這一兩個月因為演唱會和發片的關係幾乎每天都黏在一起,餐桌上也不曾因為如此而冷落。按照慣例成為渋谷欺負對象的安田、模仿著彦摩呂品嚐完美食的反應的丸山,笑著看著成員們嬉鬧的錦戸還有只顧埋頭大吃的大倉……

  ──很開心。
  ──但是心頭總有個空洞,填不滿。

  ──是什麼?

  拿著不含酒精成分的冷飲又喝了一口,彷彿看到他也正在他們之中一同高聲談笑;眨一眨眼、幻影消逝,才知道是自己又陷入恍惚了,他所在意的那個身影始終不在這裡。

  ──而倏地,他明白了。

  「ヒナちゃん?」一旁安田出聲叫了他一下。
  「啊……嗯?」
  「怎麼突然笑了起來?」安田一臉不解。
  「看起來好猥褻。」而這是渋谷的評語。
  「……哈哈。」

  不是不甘寂寞。

  絕對沒有任誰都好這種事。假若這種酸澀的情感是對戀愛的渴望的話,村上明白這份思念只因一人而起,於是亦只能為一人所解消。

  所以他變了,變得貪心、無法滿足於現況,想要更加地接近,想要待在身邊,想要更加了解,想要更加被了解……

  所以無法陪伴在身旁的時候、無法明白對方的想法的時候,才會如此地焦躁難安、低落煩悶,彷彿不再是那個一向冷靜自持的自己。一切,都只是因為他。

  「ヨコ……」
  村上在心裡低喃,一遍又一遍。

  他想要的只有一個。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