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收録於 [戀愛依存]》


「我想見你。現在。」


***


「你想見我,現在,恩,很好,晚安。」


收了線的色手機在空中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擦板進了桌旁的廢紙簍,
頭手縮回溫暖的被窩,
房間再度回歸一室寂靜。


然後──

三分鐘後,
内博貴猛地從床上坐起,
低聲咒罵了一聲,
然後爬起來走到廢紙簍邊撿起快要鞠躬盡瘁的小手機,
按下快速撥號。


難怪覺得那個聲音為什麼那麼耳熟。

内博貴對於自己的起床氣從來沒有那麼徹底地感到悲哀過,
尤其是電話的彼端沒有傳來生氣的語調,
取而代之的是平板的女音──

『該用戸目前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

瞄了一眼床頭的鬧鐘,
内博貴哀怨地嘆了一口氣,
認份地套上外出服,順手撈了一件外套,衝出房門。
至於之後會有怎樣的後果,
内博貴可是連想都不敢想──
光是想到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就打從腰椎冷了上來。

希望今天他心情不是太差喔,雖然好像有點太晚了──
内博貴消極地這樣想著。
此時正值晚上十一點二十分。


***


斜眼睨著氣喘吁吁的來者,錦戶亮開了口。

「你遲到了,一小時又十四分鐘。」

聽到這個內博貴差點沒昏倒。

「你手機幹麻關機阿,這樣我怎麼會知道你在哪裡啊?」

趕出家門後他先跑去了錦戸家,
撲了空之後他可沒過,
四處奔走尋找不著已經夠哀怨了,
打電話求助還要被那幾個沒個正經的傢伙嘲弄一番,
也沒套出啥有用的資訊。

要不是想起這個時間還能去的地方不算很多,大概下場會更悽涼。

美國村零零散散幾家店還放著音樂,
昏黄的路燈還照著夜晚的解禁氣息,
錦戸亮則是無視於越來越少的行人及陸陸續續收攤的店家,
好整以暇地在步道上步著。

這樣怎麼找阿?
還真碰運氣的呢,内博貴不得不心底埋怨了一下,
不過還是不要多説的好,
踩到雷不是那麼有趣的事情。

「沒辦法阿,太傷心了嘛。有人連話都不讓我說完就掛我電話呢!」

果然是一記皮笑肉不笑。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這一記涼笑還是凍得内博貴頭皮發麻。

懷抱著少生事的心態,
決定還是把他錦戸大少爺拉到旁邊人少的地方去比較好,
以免明天娛樂頭條就有著落了。

硬著頭皮把人拖到小公園,
讓他坐定在椅上後,乖乖地坐在旁邊陪笑。


***


「是是是,我很清楚你有起床氣......」

很清楚?内博貴心底又暗暗哀嚎了一下,
那麼那個「你再澄清啊?再說啊?」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儘管不論是兩個團的工作還是私下他們兩個都時常在一起,
他還是沒辦法完全摸透錦戸亮的思考,
這種仍帶著青澀的曖昧讓這份感情像是加了藍莓果醬,
有點酸甜的微妙口感。

這樣的錦戸亮,雖然有點點的恐怖,但是還是好可愛。

聽到他的碎碎念有緩和的趨勢、態度也開始軟化,
内博貴趕緊追擊。

「所以說原諒我囉?拜託嘛──」

看著雙手合十低下頭、俊朗的眉眼皺成一團的内博貴,
唇邊勾起一朵小小的偷笑,
心想,暫時放過他好了。

「算你有誠意。」
「阿?」

一時沒反應過來,痴呆的表情瞬間破壞畫面。

「不要啊?嘖嘖,這個人怎麼那麼難伺候......」

不要啊!
深怕又遭受另一波凌攻擊的内博貴趕緊轉移話題。

「嗯,那怎麼了嗎?突然找我出來?」
「沒有。」
「沒有?」

這什麼回答阿?

内博貴差點沒傻眼,
哪有人沒有事情打電話把人從被窩裡挖出來、
然後只是為了玩移動捉迷藏的阿?
嗚嗚,他要抗議,
還在成長期的少年睡眠不足會影響發育啦!
更何況本來就沒幾兩肉了,
經過今晚的全府走透透,體重大概又要掉了......
那他這幾個月來的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喂喂我說你這什麼不良偶像阿,半夜沒事不要亂跑出來晃啦,被逮到可是會被罵的喔?」

坐近並將臉靠近,準備用額頭敲他一記。

内博貴心想真的是認栽了,
雖然會氣、會嘆息,就是喜歡他這種任性。
尤其是對他任性的可愛,
雖然從不按牌理出牌搞得他人仰馬翻。

不過這一點小小的懲戒被躲掉了,
錦戸亮側過頭躲了開,並順勢倒到他身上,
環住腰,悶著臉半晌不作聲。

「亮ちゃん?」

心想説完了,不會又踩到雷了吧?的内博貴試探地搖了搖他,
開口呼喚。

「亮ちゃん?」

二聲,沒回答。

「亮。」
語氣有點無奈地寵溺。
這個年上的戀人有時候比他還像個孩子呢!
雖然他真怕他鬧起彆扭來。

「......我只是想見你嘛。」

悶悶的、扁扁的聲音從腹部傳出。

然後内博貴笑了。伸手摟住戀人的腰。

依舊沉默的夜晚瞬間彷彿打上柔焦,
連風都輕盈了起來。

他想他有一天會懂的。
關於錦戸亮這個人的一切,還有他表達愛的方式,雖然都不夠坦率。
他都想要慢慢、認真地學起──

如他會告訴他的一般。


***


翌日──

看著快遞來的喉糖上面附著的紙條,内博貴不禁苦笑。

「我以為笨蛋不會感冒。」

同樣都感冒了還記著他,他是很感動啦。
不過有著這樣的戀人,他想他的磨難還會很久、很久......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