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事後每當提及那個晚上的事情,横山總愛笑話村上,講著一直哭的ヒナ整個臉都皺起來了好醜好醜,彷彿沒有半點身為始作俑者該有的反省。

  而村上也只能笑笑地敲他一記,無法反駁,卻沒有後悔。
  因為,假如沒有那一天的勇氣、那些現在想起來自己都覺得沒用的經歷,或許現在他們兩人還是像以前一樣,不會有今日的交集。

  「ヒナ!ヒナ!」叫喚的聲音又傳來了,這次是跑著過來的渋谷。
  「怎麼了?大呼小叫的。」皺起眉看著來者。
  「管好你家ヨコ啦!我要看書他一直跟我吵鬧。」指著遠方的横山大聲抱怨道。
  「……等等,我家?」指著自己挑起一邊眉。
  「咦?你們還沒在一起嗎?」渋谷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在一起沒有錯。但,為什麼?」
  「什麼東西為什麼?」
  「你為什麼知道……」他應該沒有跟誰講過啊?
  「喔,有眼睛都看的出來,你們兩個在一起,遲早的事嘛!」隨便地擺了擺手,表示不重要,「你聽我講嘛!ヨコ他……」

  接下來的話村上已經聽不進去了。
  什麼叫做遲早的事?為什麼當事人的自己都不知道有這回事?

  「すばる那傢伙來跟你打小報告喔?」晃過來的横山不以為意地問道。
  「……曝光了。」還停留在方才渋谷投下的炸彈的威力中。
  「啊?什麼東西曝光了?」
  「我們的事情……」沒好氣地比了比横山又比了比自己。
  「就說你不懂嘛!」而横山搖頭嘆氣。
  「啊?」到底是不懂什麼?
  「耳朵靠過來。」横山勾了勾手指示意。
  「唔,好。快講。」順從地靠近。

  『才・不・告・訴・你♪』
  「……喂!」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