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8.01 001: 透明
CP=黒紫

  「喜歡的女孩子,會是什麼顏色的形象呢?」來取材的編輯低頭看著預先準備好的題目。
  「唔……」横山偏頭思考,「白色吧?大概。」
  「為什麼呢?請多講一點。」編輯迅速地在筆記本上寫下關鍵字,同時一旁的錄音筆還在運轉。
  「因為希望喜歡的人能夠染上我自己的顏色。」
  「什麼啊!這個答案太耍帥了吧?」吐槽的是剛好路過的渋谷,剛結束一輪拍攝。
  「哈哈哈哈。」

  一如往常的工作日。

  早上搭了最早的新幹線抵達東京,坐進在車站等候已久的經紀人的車子,直接送抵雜誌社的攝影棚。結束了偶像雜誌的攝影之後下午則是原車載到電視台,連續兩集節目的收錄,等到踏出電視台的大門的時候,夜幕早已低垂,滿天星斗。

  隔天在東京還有工作的是横山和村上,此外錦戸也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於是其他成員朝向車站準備搭車回大阪,被留在東京的三人則在電視公司的附近找了餐廳一起吃了飯。

  忘記是誰曾經這樣講過,只要有関ジャニ∞的人在場,那麼氣氛永遠不會不夠熱絡。當然這個晚上也不意外,把酒言歡,有時是横山和錦戸討論著電動的攻略,有時是村上的足球經,更多時候是在講著不在場的成員們最近又有什麼有趣的事情。

  當錦戸的手機響起的時候,酒已過三巡。掛了電話之後,錦戸一臉抱歉地說朋友找他出去玩,先行離去。横山拿起手機看看時間,對於年輕氣盛的男孩子們來說的確現在才是夜晚的開始,然而他們呢?

  「ヒナ?」轉過頭徵詢夥伴的意見。
  「……嗯?」朦朧的雙眸顯示主人已經有幾分醉意。
  「回飯店了?」再續攤在這個時候看起來不是個好主意。
  「嗯……」

  站在路邊伸手招攬計程車,一邊用另一隻手臂撐住村上一半的重量。村上的聲音冷不防在耳邊響起。

  「那我是什麼顏色的?」
  「啊?」横山被問得莫名其妙。
  「對よこちょ來講,是白色的嗎?」

  横山耳根一熱。

  「……講什麼啊你?今天喝太多了。」在耳邊呢喃著,簡直就像告白一樣。
  「說嘛!よこちょ。」
  「……不是。」

  回飯店的車上村上異常地沉默。明明每次喝了酒話總是比平常還要多,總是笑著說想要更多的節目、想要變成有錢人、想要當上日本代表隊……這次卻只是默默地坐在計程車的後座,也沒有睡著,僅僅是安靜地眺望著快速向後跑的東京街景。

  而横山也只能默不作聲。
  二十分鐘的車程,不知怎地,竟然感覺比兩個小時還要漫長。

  計程車停在飯店門口。付了錢下了車,到櫃檯拿了磁卡,再扶著走路歪歪斜斜的村上進了電梯。好不容易進了門先把村上塞進浴室讓他洗個澡醒醒酒,然後横山也拿了換洗的衣物,把一身酒氣洗去。

  横山以為等他踏出浴室的時候,村上應該已經睡著了。今天晚餐的時候村上看起來心情很好,喝了不少酒;但是横山不知道為什麼在回來的路上,村上會問他一個如此難回答的問題,然後又變得如此沉默。

  但是他出來的時候,村上還是醒著的。兩眼直勾勾地看著他,帶著溼氣的雙眸看起來泫然欲泣,竟有種惹人心憐的誘惑感。

  「ヨコ……」開口呼喚。
  「還不睡?」故意避開視線,冷淡地問道。
  「吶……」
  「時間晚了,早點睡吧。」
  「告訴我,要怎麼做……」抓住横山的手不讓他逃開。
  「……啊?」
  「怎麼做才能成為你的白色……」

  伴隨著話語,村上低下頭,淚珠滾落。
  斷線的淚水卻揪緊了横山的心。

  「……ヒナ別哭了。」

  將還在啜泣的村上按入懷裡,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背,動作輕盈得像是對待易碎的玻璃製品。呼吸裡還帶有幾分酒精的氣息,看來果然是在發酒瘋吧?卻又讓人止不住心悸。他能用他自己的方式解讀村上的話語嗎?

  至於顏色?

  「沒有必要成為白色……」

  雜誌上假設性的問題與他無涉。村上就是村上,這樣就好了。

  或許就像現在滴落的淚水一樣吧,不見一絲雜質的透明︰平常雖然看不見,但是不管染上了什麼樣的顏色依舊保有那分澄,只是包容而已。一如村上溫柔的笑臉,數年如一日;或許已經沾染了對方,不可分別彼此,卻始終包容著他,陪在他身邊。

  但是横山沒有說下去。

  「……ヒナ?」

  懷中的抽泣停了,呼吸也變得平穩。不用看横山也知道,在酒精的催化之下,村上已經沉沉睡去。

  横山淺淺地笑了。
  輕手輕腳地將村上在床上放好,拉上棉被,自己也鑽入被窩之中,關掉燈。

  關於他的答案,醒來再慢慢告訴村上好了。

  『只因是你。』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