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8.31 004:等價交換
CP=緑赤

  『一塊錢換你現在的想法。』

  有一陣子,忘記是丸山還是安田先開始的,總愛這樣對他講。大概是受當時在播放的外國影集影響太深吧?每次都要搭上他的肩,故意耍帥似地看著他視線追尋的地方。而往往這時候,大倉才從自己的小小世界被喚回現實生活之中。

  「啊?」一臉「你剛有說什麼嗎?」的表情。
  「我說,一塊錢換你現在的想法。」搭著他肩膀的丸山從他手中奪去鼓棒,臉上滿是促狹。
  「想法?哪有什麼想法?」大倉不解。
  「不然你剛剛看著すばるくん的背影發呆做什麼?」一旁的安田笑道。
  「我……」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視線就像被那個背影吸進去似地,移不開。於是就釘在那個嬌小的身影上,逐漸忘記自己──忘了手中還在練習的鼓,也彷彿忘了如何呼吸。

  「快說快說。」丸山還真的拿了個一元硬幣在手中。
  「喂,為什麼你準備得那麼齊全啊?」開口吐槽的是安田,伸手搥了他一記。
  「因為每次問たっちょん這個問題他都不回啊!想說有點誠意嘛!」
  「……可是我也不知道。」彷彿沒有聽到丸山和安田兩人嬉鬧似地低語道。
  「……啊?」

  一直如此。在大倉的心中也持續抱持著疑問。
  ──究竟渋谷在他心中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

  過去他只是遠遠地看著,那聚光燈匯集之處渋谷的身影,彷彿聚集了一切的榮耀似的,讓他覺得好巨大;努力,心裡總期待著有一天能夠追上他的步伐,也站在那燦爛的燈光之下。然後機會到來,曾經遙遠的距離瞬間變得近在身邊,從那時候起,他才確實地感受到「渋谷すばる」這個人──會哭、會笑,有喜、有怒,不似當年幼小的他眼中的意氣風發,卻更像個活生生的人──讓他更無法移開視線。

  偶爾四目相望的時候,他的臉會不自覺地發熱;當他踮起腳跟他咬耳朵、講些無關緊要的玩笑話的時候,他的嘴角會不由自主地上揚。連想到那樣的情景、渋谷臉上的表情,他也會開心地哼唱出聲……

  「……倉。大~倉!」
  「……啊?什麼?」驚醒似地轉頭,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身旁來的渋谷。
  「剛剛在講你都沒有聽到吧?」圓睜著大眼發嗔似地埋怨道。
  「……對不起。」
  「啊!算了。等等和マル、ヤス要去樂器行,去不去?」直視著發出邀請。
  「喔,知道了。」呆呆地,大倉看著他的眼睛。
  「這樣是去還是不去?」蹙起眉渋谷質疑著根本沒有回答到的大倉。
  「……去。」

  就像這樣,有些生氣似的神情也很可愛,讓他幾乎忘記思考;精緻的臉上殷紅的嘴唇在眼前一張一闔也是一種誘惑,引誘著他靠近,想要一親芳澤。但他無法,只是懷抱著近乎疼痛的思念……

  ──思念?
  ──這種心情只是單純的思念嗎?明明近在咫尺。
  ──若是如此,為何又燒灼著他的心,讓他無法平靜?

  腦海跑過數十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友情、親情……最後在一個畫面定格下來:人們稱之為──眷戀。所以才會如此在意著渋谷的一舉一動,連一秒也不願分心,就像現在這樣,直直地望著他和ヤス在滿架子吉他之間梭巡,最後挑起一支拿去結帳時,臉上掛著的開心笑容,大倉也露出了微笑……

  ──以他的喜為喜,悲為悲。
  ──因為視線之中只有他的存在。

  「一塊錢換你現在的想法。」嘿嘿!地笑著的丸山又拿著硬幣在大倉眼前晃。
  「不是說一塊錢嗎?你拿十元硬幣做什麼。」踅過來的ヤス拍了他一記。
  「因為這樣比較有誠意嘛!對吧たっ……」
  「才不給換。」
  「咦?為什麼?」丸山和安田異口同聲地問。
  「十塊錢就想買我想法,哪有那麼簡單的事情。」
  「那麼,一百?」安田好奇地問道。
  「不要。」
  「一千?」丸山顯然是被勾起了興趣。
  「還是不要。」無所謂的表情聳了聳肩。
  「那到底要怎麼樣才買的到你現在的想法?」
  「很貴的,你們出不起啦。所以還是不要。」

  『因為,這份感情才沒有那麼廉價呢。』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