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収録於 [戀愛依存]》


調整了一下鴨舌帽的角度,看了看錶面的指針,心情輕快地不自覺跟著口袋裡iPod流轉的旋律哼唱了起來,身體也跟著輕晃打拍。

即使是一般上班上課日的早上十一時,梅田車站的人潮依然川流不息。背著相機拿著旅遊書籍的觀光客、提著塑膠袋購物回家的家庭主婦、拎著公事包手上還一本文庫本的上班族……大概只有自己看起來最悠。畢竟是難得的休假嘛!上次有這樣完整的休假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從年底的演唱會開始一路忙過來,還真的好久沒有這樣整天的假日可以好好走一走了。

熟悉的挺拔身影出現在視線可及範圍之內。

淡粉色的襯衫配上淺色牛仔褲,搭在他身上似乎格外合適;唯一違和的是擋住來人深刻眼廓的褐色眼鏡。

皺了皺眉,他不喜歡看不到他的眼睛。
來人似乎看到他了,笑咧了嘴,抬起手臂邊揮了揮邊加快了腳步跑了過來。

「亮ちゃん!等很久了嗎?」
「沒有……」眉頭仍鎖著,大眼如臨大敵地死盯著那副礙眼的墨鏡。
「怎麼了嗎?」
「那副眼鏡……好怪……」
「欸?會嗎?我是想要出門多少要變一下裝,不然被注目到就不好了說…」嘿、嘿地笑了兩聲,內博貴有點不自在地看了看周圍。

錦戶亮嘆了口氣,伸手拿下內博貴的眼鏡,然後踮了一下腳、把自己的鴨舌帽戴到對方頭上,仔細地替他條好後面扣環。

戴上米奇圖案鴨舌帽的內博貴,瞬間多了幾分可愛的稚氣。
終於滿意了,錦戶亮雙手環胸盯著內博貴再度確認。

「這樣好多了,這眼鏡不適合你啦。」

這樣說著,自己倒是把眼鏡掛上了。大大的橢圓框遮住大半張精緻的小臉,要笑不笑的唇角更顯可愛。

「嗯嗯。那走吧!」
漾開大大的笑,手攬了過去;錦戶亮則是臉微微發紅、不自在地側身一閃。

「在外面不要這樣啦。」
小小地埋怨,但又不忍看到內博貴失落的表情,有點害羞地伸手拉住他的襯衫短袖,撇過頭。

「走了啦。一直杵著幹嘛?」

***

「所以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欸?對喔。我們是要去哪裡?」

錦戶亮不禁頭痛地撐著額。都搭上御堂筋線往南的列車了才想到要問,果然、是失策。看看時間才十一點出頭,平常可以逛的地方也沒幾個商店已經開著營業的,想了一想……

「動物園。」
「欸?」
「我說,今天天氣好像不錯,想到動物園走走。」

在動物園前下了車,步進了天王寺動物園,才發現自己真是與這個場景最格格不入的兩人:看著帶著學齡前的孩子出外踏青的年輕爸爸媽媽,還有或許是幼稚園兒集體出遊、四處亂跑的兒童們,彷彿這些都融入了動物園的景之中;而自己──兩個時下的年輕人,反倒像是來觀光的:來體會這些屬於童趣、天真的空氣。

錦戶亮沒有去多想多在意,自己逛了起來。

「你在幹什麼阿?」頭上冒出幾條線,看著黏在圍欄邊跟猴子大眼瞪小眼表情怪異的內博貴。
「你看那隻猴子,好像很陰險。一直往我們這裡偷看耶。」這樣說著眼睛還是不離開,對著猴子眨阿眨。

誰叫你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一直盯著牠看。錦戶亮這樣嘀咕著、把人拖離柵欄旁,留下開始齜牙咧嘴的猴子還有旁邊幾個一臉狐疑好奇的遊客。

艷陽正炙,萬里無雲。

放慢了腳步並著肩看過一個又一個的圍欄,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也是一種自適愜意。
被烘曬得暖暖的風也似受到香味吸引,禁不住地吻上了方才在小賣店買的香草霜淇淋。

「啊啊。」融化的糖水滴落,在手背上留下了甜膩的白漬。

錦戶亮懊惱地盯著開始融化的霜淇淋,低下頭一手翻找口袋中的手巾,卻感覺到手背上另一種溫溫熱熱的潮濕觸感。
抬眼對上的是俯下身舐去自己手上融冰的內博貴放大的面容。

「幹…..幹麻啦你?」轟地一聲燥熱竄上臉頰,因為這種親暱的氛圍不自在地小小結巴了一下。
「霜淇淋滴下來了,不吃掉很可惜耶。」一臉無辜還衝著他眨眨眼,內博貴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
「……笨蛋。」

錦戶亮半是惱怒半是羞地索性加快腳步,聽到後面追過來的腳步聲,唇邊還是不自覺綻出一朵笑。

然後感受到內博貴的重量和溫度隨著搭上來的臂膀一起將他密密包圍。

***

在下町的老街區隨意打發完午餐,手錶的指針已走過數字二。

說是有想買的東西,兩人再度搭上御堂筋線到了難波。

本來就頗有生氣的商店街約中午時分開始熱絡,此時街上的人已經不少。路中間偶有兩旁店家的店員抱著一疊傳單宣傳著,使難波的街景更顯人聲鼎沸。

走進書店、略過印有自己頭像的偶像誌,拿起推薦暢銷書目的架上一本文庫本閱讀了起來的錦戶亮,最後選定兩本新出版的小說,準備去結帳,卻找不到應該跟在後面的內博貴的身影。

繞了兩圈沒看到人,最後在童書區看到他,專心地捧著一本繪本在細細閱讀。

「你在看什麼?」

好奇地伸手拉過,只見繪本封面色彩鮮豔地繪著一隻褐色的熊與一隻鮮黃的小雞,感覺上像是字很少的那種給學齡前幼兒看的幼教書籍。

「感覺好可愛喔,他們兩個的對話。而且你看你看,這個感覺跟你像不像?」

向前微傾拉進了兩人的距離,內博貴邊說邊翻開了書頁,指著站在桌邊和小雞對話的褐色小熊。

「…..笨蛋。」

最後的結果是,一套三本熊與小雞的故事連同兩本文庫本,一起進了書店的購物袋,被內博貴提在手上晃呀晃的。

出了書店再到唱片行晃了一圈,看了看最近新發售的電影DVD,時間不過下午四點。街頭多了點穿著大約是高中制服的少年少女,偶爾可以感受到注目的視線和不時傳出興奮的驚呼聲。

「吶,累了嗎?」內博貴壓低音量在耳畔這樣問。錦戶亮搖搖頭。
「不累,那你呢?」
「當然不累,難得可以跟亮ちゃん出來約會嘛,精神超──好的唷!」
「油嘴滑舌,」笑了笑,「那我想稍微散個遠一點的步,你當然會陪我的吧?」
「我的榮幸。」

左手背在身後右手畫了個半圓故意做了個滑稽的紳士禮,內博貴俏皮地這樣回答。

***

時間是晚上六點,大阪的天空漸漸轉,只西側的天邊一點霞光仍透著橘紅。

美國村三角公園裡穿著打扮帶著流行的Hip Hop風格的年輕人聚集,除了談笑聲外淨是滑板彈起落地的聲音,與旁邊店家裡傳來的饒舌樂曲交織成屬於這個區域的特色音樂。

錦戶亮懶洋洋地吸了口杯中的飲料,一手托腮轉頭看向隔著公園、正在播放著Billboard最新排行的大型電視牆。

雙人桌的另一側內博貴已經把鴨舌帽脫掉,翻看著下午買的繪本,還不時發出低低的輕笑。宛若個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面露幸福的表情,彷彿旁邊女高中生咯咯咯的笑語也打不入他的小小世界。

闔起攤在桌上沒看幾頁的文庫本、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走了一天有些痠痛的四肢。

沉浸在繪本世界的小孩似乎被驚擾到了,抬起頭衝著他又是一個笑。

「亮ちゃん?」
「嗯?」
「亮ちゃん。」
「什麼啦?」臉上的笑容甜得有些噁心,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
「好可愛。」
「是是是,很可愛,繼續看你的書啦。」

沒好氣地回答,這個傢伙有時候就會這樣誰也不聽、自己玩了起來;偏偏那模樣又天真可愛地讓誰也沒辦法開口罵他。

「我是說,亮ちゃん。」

心臟彷彿漏跳了兩拍,不知道是因為內博貴忽然欺近身帶來的驚嚇,還是因為他轉低還故意模仿學語嬰孩而更顯性感的聲調傾訴的情話。

「……笨蛋。」

臉頰又開始發熱了,可惡。

好像那句笨蛋罵得太大聲了,感受到旁邊投遞來曖昧的目光,錦戶亮感到有點不自在。

「好了,坐夠了,走了啦。」

起身準備拎起放在桌旁地上,這個下午買到的戰利品,袋子卻被內博貴一把提起。

「嗯,走吧。」

***

走過貌似提燈木偶的街燈下,時間接近晚間七點的心齋橋一帶行人變少了,透過玻璃窗投射出鵝黃的燈光和早晨截然不同,別是一番景致。

「亮ちゃん還想去哪裡嗎?」
「沒有,回去吧。」

今天過得好像很悠很平常。

「吶,內。」
「嗯?」
「這樣陪我一天……會不會很無聊?」
「欸?」
「明明是難得的休假,卻陪我到處亂走的……」
「才不會無聊呢。這樣感覺很好呀,可以和亮ちゃん兩個一起渡過一整天,可以不去想工作、想其他的事情,連心情都放鬆了呢。」

在日航Hotel車站入口處停下腳步,內博貴看著錦戶亮,然後抱以肯定的一笑。在路燈的照射下更顯耀眼。

「而且我覺得……這樣彷彿可以把一切都忘掉,你就是你就是錦戶亮、我就是我就是內博貴,沒有其他,就像一般的戀人一樣,無需顧及其他,只要有你、有我、有愛就好。」

眼中暖意滿盈。

「……笨蛋。」

連眼角的痣都含笑了,然後這次錦戶亮送上了自己的唇。

就像一般的戀人一樣依偎、接吻,發生在心齋橋的美麗戀曲。

別無其他。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