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パラレル

  「請在下午兩點開會之前把這邊這疊資料都看完。」村上信五重重地放下手上厚達十五公分的文件這樣對横山裕說。
  「這麼多,怎麼可能看得完啊?」坐沒坐相、把腳翹在辦公桌上還把玩著自己的領帶的横山皺起眉頭抗議道。
  「放心,我已經先看過,幫你過濾到剩下這些了,一定看得完。」言下之意是沒的商量。
  「ヒナ……」親密地喚道,明顯是想用哀兵政策。
  「不要這樣叫我,」臉微微一紅,「現在是工作中吧?請叫我村上。」
  「有什麼關係,反正又沒有別的人在。」
  「你……」頭痛地撫著額頭,連敬稱都忘了用,「算了,反正開會前請務必要看完。我先出去了。」
  「喔。」依舊沒有要開始動作的樣子,横山隨口應了一聲。

   (真的沒有問題嗎?)

  儘管懷抱著這樣的疑問,但是要做的工作太多,實在不允許村上自己站在横山的辦公桌旁邊親自「監工」。只能暗自在心底祈禱這一回横山會乖乖聽話,不然下午跟客戶開會的時候出洋相,就不是那麼輕鬆可以矇混過去的了。


***

  進入這家公司轉眼也八年光陰。

  株式会社カンジャニエイト,營業的項目是公共關係與市場策略,十八年前由前任社長創立,儘管規模不大,也還沒有特別突出的營業績效,如同外商企業般的自由感馬上就吸引了正面臨大學畢業求職問題的村上的目光。

  因為個性使然而進入相關科系就讀的村上果然也不負自己的期望,在投入公關顧問這個工作之後屢屢為公司帶來良好成績;從基層人員做起,一年之後擁有自己的小組……一路扶搖直上,是同期之中升遷最快的一個。

  ──直到三年前那一天。

  老東家那個一直在國外深造的獨生子學成歸國,那一天,社長笑得合不攏嘴地一邊將他介紹給公司的員工們,一邊宣佈要將公司交給年輕人負責,自己則可以早早退休,帶著結褵數十載地妻子四處旅遊。

  全公司的人拍手歡迎著這位新社長,只有村上彷彿遭到雷擊一般,動也不能動,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站在老社長旁邊向眾人點頭示意的青年。

  ──横山……裕?

  (怎麼會是他?)

  腦海一片空白。全日本有二十幾萬人口姓横山,誰會想到他就是自己上司每天掛念著的寶貝兒子?這麼說來,從高中三年級横山出國開始算起,他也將近十年──不要說見面──沒有横山的任何消息。

  暌違十年的再見,沒有久別重逢的喜,只是訝然。

  那一天,村上被公開表揚的同時又升了官。不過其他人投來艷羨的目光他想也想不起,只有横山看著他那意味深長的眼神,還有握手時那種懾人的溫熱怎樣也忘不掉……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