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パラレル

  村上和横山第一次見面,是在高中的籃球隊。

  「目標是成為正式球員,打進全國大賽!」朗聲說出自己的野心,讓原本也站在新生行列神遊太虛的村上回了神。才一年級的新生就誇口要當上正式球員,是不把隊上其他學長放在眼裡嗎?轉過頭想看看究竟是哪個傢伙那麼囂張,馬上就被這個人給吸引住目光。

  女孩子似的白皙肌膚、紅潤的豐唇、精緻的五官,儘管如此硬是比自己高上少許的身長讓他怎麼看也沒有女孩子般的媚態。最引人注目的應屬那一頭閃燦的金髮,搭在那張本來就帶有幾分歐美人種氣息的臉上一點不協調的感覺也沒有。

  「請大家多多指教!」那張臉上沒有絲毫躊躇猶豫,只有坦然與自信。雖然方才的豪語讓不少人忍不住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他卻依舊博得熱烈的掌聲。

  之後村上才知道横山──這個與自己不同班的男孩子──不是只是說說而已。

  才加入籃球隊沒有多久,馬上就以優異的表現證明自己不僅有野心,還有能力去實現;這樣傑出的表現卻也沒有招致嫉妒,反而因為他風趣的談吐,短短一個月時間就跟全隊的人打成一片,就算不是一年級練習的時間,也可以看到他混在一群二三年級的隊員之中,運著籃球衝鋒陷陣。

  「沒想到他還滿害的嘛!」
  「……啊?什麼?」村上回頭看向發出讚嘆的島田。跟村上同班的他也是今年加入籃球隊的新生。
  「横山啊!」伸手比了比在場上奔跑的那個身影,「跟學長們比起來一點都不遜色。」
  「是啊……」村上點頭贊同。

  ──這個時候。

  「喂!你們兩個。」
  「……咦?」村上和島田兩人同時一副「我們嗎?」的表情。
  「對啦!你們兩個,」横山還喘著氣,對他們大聲喊道,「要不要下來打球?」
  「現在嗎?」
  「對,現在。學長他們說想玩三對三。」
  「可是我們現在穿著……」村上比了比自己身上。現在穿著的不是球衣,而是學校的制服襯衫和長褲。
  「沒關係啦!」不等村上說完,横山跑了過來一把抓住了村上的手。

  雖然也是因為喜歡籃球才會加入這個社團,但是打球打得如此愜意,這個下午還是生平第一遭。無可否認的是横山真的很害,不是只有顧著自己得分,同時也能夠掌握局勢動向,適時地將球傳出去,讓村上還有島田也能充分發揮。

  「啊啊!好可惜!」呈現大字型不雅地倒在操場上的横山說。
  「三年級的學長們還是很害。」也躺在地上的村上笑道。

  後來他們總共比了三場,前面兩場是和二年級的學長比試,在横山的指揮之下竟然還能小贏個一兩分,看得一旁的三年級的正式球員們心癢難耐,硬是要他們再跟他們打一局。

  「不行因為這樣子就滿足啦!要贏過去才行。」横山反駁道。
  「哈哈。」村上被他不滿的樣子逗笑了,「不過很強耶!」
  「啊?什麼東西?」
  「你啊!真的很害耶!」
  「這個還用你講嗎?」

  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兩個人逐漸地熟絡了起來。

  村上也慢慢地了解到,「打進全國大賽」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夢想。雖然這所學校並不是什麼籃球名校,對於比賽什麼的也不會特別熱心,也沒有非常嚴格的指導老師;但是隊上的氣氛很好,大家一同努力練球的成果,總是會反應在每一次練習、每一次比賽之中。

  第二學期横山被拔擢成為正式球員,跟著學長們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雖然球隊還沒有成長到有全國比賽的水準,而在地區大賽以一名之差落敗,但是這已經是創校以來未曾有過的好成績。

  翌年春天他們升上二年級,村上和横山被分在同一個班級,加上社團練習的時間,在學校的時候他們幾乎形影不離;沒有社團練習的下課午後,偶爾也會一起去逛逛唱片行、去電玩中心,像所有同年齡的男孩子一般享受著他們的青春。

  社團的幹部交接之後,横山理所當然地被選為隊長,又往上抽了幾公分的身高加上出眾的外貌,每次比賽總是聚集了不少女孩子,在球場邊為他尖叫連連。告白的女同學前仆後繼,横山雖然來者不拒,卻也逝者不追,身邊女伴一個換過一個,看在村上眼裡倒有些不是滋味。

  「你也認真一點嘛!總覺得那些女孩子好可憐。」村上勸道。
  「可是……唉唷!太麻煩了。」不耐煩地掏了掏耳朵。

  而且更重要的是,横山這樣未免太浪費,村上總是這樣在心底想道。好歹他也是球隊的副隊長,怎麼就沒有横山這般好的異性緣?相較之下横山的漫不經心真是一種奢侈。

  「不會吧?你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戀愛什麼的。」看著横山,村上滿臉不可置信。
  「也不是說沒興趣。只是……」
  「只是?」
  「唉唷!就說了麻煩嘛!而且沒感覺就是沒感覺,有什麼辦法?」

  後來大概是寒假前後,某個一年級的學妹向横山告白,順理成章地佔據了横山除了社團之外的所有課餘時間,就這樣子一直到横山離開這間學校。雖然横山本人依舊是一臉可有可無地說是學妹自己要黏上來的,對於可愛的學妹交了男朋友一事究竟傷了多少純情少男心這一點毫無知覺。

  時間過得飛快,就這樣他們也終於成為三年級。

  學校的課業當然更加吃重,考個沒完的全國模試之外,從春假開始,不用練球的日子村上都會去補習班,鎮日埋首於教科書中。同時籃球隊在這兩三年的成長之下越來越上軌道,三年級這一年終於打進關西區域的大賽,這是比什麼都令人雀躍的事情──在球場上和來自各地的好手們一較長短,一直是他們進入高中以來夢寐以求的事。

  那是他們三年級的隊員們退休之前最後一場比賽。

  最後的戰役並不輕鬆,畢竟地區大賽本來就高手雲集,而他們學校第一次打進這樣水準的比賽,雖然咬緊牙關努力想要晉級,最後還是在八強賽之中落敗。

  那一天結束賽事搭車回到學校,雖然笑著說難得可以打到地區大賽,雖敗猶榮應該要好好慶功,幾杯啤酒下肚,一群大男生卻哭成一團,像是比什麼都還要難過。

  ──除了横山。

  (明明一直以來最在乎的,是他……)

  雖然眼眶都泛紅了,卻強忍著,一滴淚水也沒有掉下。看著這樣的横山,本來就哭得亂七八糟的村上,更是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


***

  「……部長……那個,部長?」
  「……嗯?」
  「部長,關於松下商事的市場開發企劃,可以請您過目一下嗎?」

  兩眼無神地盯著拿著企劃書、手足無措地面對著他的女職員,村上這才意識到自己一個不小心又沉浸在過往的記憶之中。

  「渋谷課長呢?應該要拿給他才對吧?」蹙起眉,向女職員詢問道。
  「課長他午休之後就不見了……」女職員看起來都快哭出來了。
  「這傢伙……」嘆了口氣,「好,就放著吧!」
  「是,那我先告退了。」

  時間已經離那個令人感到莫名寒冷的夏夜很遠很遠,現在的村上也早就褪去那一身鬆的球衣,穿起西裝、打上領帶,挺直了腰桿坐在堆滿文件的辦公桌後。桌上的嶄新的名牌兩個月前才換過,上面寫著的職稱儼然比黃底字的印刷更震撼──「部長」。

  (聽起來真老派……如果是總監之類漂亮帥氣的職稱就好了。)

  兩個月前老社長突然帶了學成歸國的兒子來公司,宣佈把公司交給年輕人來全權負責;而這位年輕的社長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全公司半數以上的職稱換掉。看著名字上掛著的課長、部長等字樣,村上瞬間有種蒼老了二十歲的錯覺。

  (明明喝了那麼多年洋墨水……)

  「日本人就該有日本人的樣子!」横山如是說。那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倒是與十年前一點差別都沒有。連同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

  除了職稱的變化之外,這兩個月以來公司內倒是平靜的很。寫不完的公文、做不完的企劃案,還有開不完的會……都和往常沒有兩樣,只是偶爾會看到横山晃出辦公室,在忙碌的職員們後面探頭探腦。

  還有……

  「砰!」地一聲社長辦公室的門被打開,接著女秘書踩著三寸高跟鞋喀喀喀地朝茶水間的方向跑了出去。捂著臉的樣子,八成是哭出來了吧?村上猜想。

  「……第三個。」剛好走進辦公室的渋谷平靜地看了她一眼,說。
  「……願賭服輸。」大倉從滿桌的零食中站起身,對著對面的錦戸攤平了掌面。
  「……呿。」不滿地瞪了大倉一眼,錦戸從錢包裡拿出了一張萬元鈔。

  ──兩個月以來第三個。
  (横山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啊?)

  村上站起身,把剛剛拿到的企劃案丟給渋谷,隨即往横山的辦公室走去。

  對秘書再怎麼挑剔,兩個月之內氣走三任女秘書,這也太超過了一點。更何況連續三任秘書小姐都是經過他篩選之後,再把履歷連同照片放在横山辦公桌上讓他挑選的,能力不用講,連容貌身材都個個像是放在高價玩具區的芭比娃娃一樣。他到底有什麼好不滿的?

  「打擾了。」禮貌性地招呼了一聲,關上身後的門。旋即走向横山的辦公桌。
  「唷!」坐沒坐相、修長的雙腳囂張地蹺在辦公桌上,横山隨便應了一聲。
  「……請問社長。」村上面無表情地開了口。
  「嗯?怎樣?」漫不經心地回答。
  「擔任秘書的岩崎小姐怎麼樣?」
  「嗯,很能幹,很好啊。」
  「除此之外呢?」
  「身材很棒。嗯,胸部很大而且形狀也很漂亮。」托著下巴像是思考,卻是這種答案。
  「……」村上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這麼說來社長您還滿意囉?」
  「還可以……吧?」
  「那麼,剛剛那個又是怎麼回事?」猛地用手指了指辦公室的門。
  「那個?」横山一臉疑惑。
  「岩崎小姐!」村上幾乎是怒吼的,「這回又是為了什麼跑掉的?」
  「我怎麼會知道。」
  「啊?」
  「我不過說她今天的香水味道好噁心,她就板著一張臉給我看。這樣怎麼有辦法做事嘛!唸她幾句然後就……」
  「……你到底說了她什麼?」
  「也沒什麼啊,就說你這個醜女……」
  「……」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

  横山難道一點都沒有意識到,岩崎看著他的目光,總是帶著少女漫畫裡才有的閃亮光芒嗎?不只岩崎,前面那兩任女秘書也一樣。出社會那麼多年,村上一看就知道了,特意精心的打扮、講話的語調還有嫵媚的動作,在在都只是想要招來横山的青睞。

  雖說食色性也,可惜横山除了口頭上講一講、偶爾吃點小豆腐外,對於感情──還真的是遲鈍的可以。

  (……這麼說來這一點也是一點都沒變。)

  「ヒナ怎麼了?不舒服嗎?」看到他的動作,横山關心地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村上的額頭。
  「沒事……我想下次還是請個男秘書好了。」撥開横山的手,「還有,叫我村上。」
  「不要男的啦!一點福利都沒有。」横山抗議道。
  「你一直把女秘書氣走有什麼辦法……」又白了他一眼。
  「ヒナ……不然你來當我秘書好了。」
  「不要。」想也不想地馬上回答。
  「嗚哇,好冷淡喔!對多年不見的好友是這種態度嗎?」横山吸了吸鼻子擺明裝可憐。
  「有這種一消失近十年無聲無息的好友嗎?更何況……」臉倏地一紅。
  「何況?」
  「沒有。」旋即恢復冷淡的模樣,「我沒有打算跟你敘舊攀關係,就是這樣子。」

  不等横山接話,大步走出社長辦公室。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打開疊了半身高的公文,半晌,卻一個字也沒看進去,只能撫著胸口,感受那還急速鼓譟著的心……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