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パラレル

  洋芋片、蛋捲、點心麵。
  營養口糧、麵包、夾心酥。

  「……」

  渋谷すばる本日第七度看向斜前方辦公桌上,那個被各式各樣點心餅乾埋沒的身影。五分鐘前他才啃完一袋紅豆吐司,現在正滿足地摸著肚子、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課長,怎麼了?」注意到渋谷好久沒變換姿勢,臨座的錦戸好奇地湊了過去。
  「那個……」拿著手上的筆指了指,渋谷皺眉。
  「你說……大倉?」順著渋谷指引的方向看過去,問。
  「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這個嘛……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怎麼了嗎?」和大倉似是舊識的錦戸回答道。
  「……好奇怪。」重重地點了一下頭,做出結論。
  「……啊?」錦戸困惑地搔了搔頭。
  「喂!我說你……」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有資格說別人嗎?」
  「嚇死我了,不要不聲不響從後面冒出來啦!部長。」
  「你也發呆夠久了吧!快點工作!」村上拿著手裡的資料夾敲了他一記。
  「好啦……」

  (因為,真的很奇怪嘛!那傢伙。)

  大倉忠義第一次出現在這家公司裡,是三個月前的某一個早晨。聽說是在公司附近的某間小餐館認識了社長横山,相談甚歡,酒酣耳熱之際横山就問他要不要到自己的公司來。

  面對這樣空降進來的大倉,大家並沒有太多意見。連做事情向來保守到近乎囉嗦的村上,也只是低聲地嘀咕著,横山這樣做根本是藐視公司人事聘僱的一切辦法規章。

  就這樣過了三個多月……

  真的,要渋谷不注意他也難。

  每天抱著一整袋的垃圾食物來上班打卡,在下班之前一定把那些食物通通解決得乾乾淨淨;沒有在吃的時候或許是在睡覺,或許是對著電腦螢幕看,同時擺出憨傻卻又詭異的笑容;又或者都不是,只是靜靜地眺望著玻璃窗外倒映進來的大阪街景,發著呆。

  「喂,就叫你快點工作了!」村上再度出聲提醒,聲音裡滿是無奈。
  「好啦,好啦!煩死了。」揮了揮手,算是趕人的意思。
  「你這什麼態度……」

  睡得酣甜的大倉鼻子皺了皺,伸了個懶腰,換了個姿勢繼續睡他的覺。對於剛才關於自己的對話內容,似乎毫無知覺。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