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パラレル

  汗水順著臉部線條,從額際滑落衣領。

  「好──熱──」掃著地的丸山,終於忍不住爆發。
  「為什麼辦公室的冷氣,偏偏在這個時候壞掉了啊!」連一向冷靜的錦戸也忍不住大叫,一邊動作粗魯地扯開領帶。

  八月中旬。

  連續一整個禮拜的放晴,累積著的溼度也高得嚇人;尤其是今天午後,聽說是大阪入夏以來最高溫,更是蒸溽得讓人簡直就要中暑了一樣。

  屋漏偏逢連夜雨,整棟大樓的中央空調硬是選在這個時候罷工。耐不住溼熱的天氣,男職員們紛紛脫去外套,挽起袖子;女職員們則難得不雅地脫了高跟鞋散熱,同時還拿著手巾頻頻擦汗。辦公室裡此起彼落的,都是抱怨的聲音。

  「搞什麼啊?到底叫人來修冷氣沒有?」煩躁地拿著雜誌充當扇子搧著風,渋谷現在還真的有種想要裸奔的衝動。
  「剛剛問過管理員了,說要四點以後才能過來修。」回答的女同事好像也心浮氣躁,口氣有點不耐煩。
  「什麼!要四點?」
  「這樣要人怎麼工作啊……」

  ──更是哀鴻遍野。

  「好了,好了。」也捲起袖子的村上出聲制止眾人,「我看這樣好了,誰去買點冰的東西回來吧。」

  又一陣騷動。正值換季減價的忙碌時期,所有人口邊工作都堆得半天高;有冰的飲料可以喝固然很好,但是看起來也沒有人那麼有犧牲奉獻的精神,願意為大家跑腿出去曬太陽。

  「嗯……大倉!」村上思考了一下,點名。
  「……嗯?」把領帶綁在頭上、正拿著小電風扇在吹的大倉轉過頭。
  「麻煩你幫忙跑個腿。還有,」頓了一下,「渋谷你也去。」
  「咦?為什麼?」我很忙耶!渋谷不滿地抗議道。
  「反正你現在也只是在看雜誌吧?」
  「……你請客喔?」看著村上,再度確定。
  「好,我出錢。」村上無奈地嘆息。

  辦公室裡滿是「部長萬歲」的歡呼聲。

  (村上這傢伙……)

  渋谷內心一邊嘀咕著,一邊接過村上遞過來的鈔票,還不忘惡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後轉頭,看向正在打呵欠的大倉。

  「喂,走了。」


***

  離公司最近的便利商店在對街,過了馬路還要走個三分鐘左右。

  渋谷走在距離大倉大約一步距離的後方,圓滾滾的大眼不時打量著這個男人,說實在話──有夠糟糕的。

  比自己高上一個頭的身長,比例上絕對可以稱得上良好;然而隨意放出來的襯衫、磨到褪色的皮鞋,還有絲毫不介意其他人眼光,走在路上完全沒有遮掩地用手在屁股上抓癢的動作,讓他怎樣也講不出「挺拔」兩個字。

  (這個人到底是怎樣啊……)

  大倉冷不防地停下腳步,煞車不及的渋谷狠狠地撞上了他的背部。

  「哇啊!」捂著發疼的鼻子,「你做什麼啊?」
  「……可麗餅。」走在前面的大倉連頭也不回。
  「啊?」可麗餅?

  只見他快步地走向了停在不遠處路邊的餐車,抓著下巴思考了一下,點了餐。然後接過剛做好的可麗餅,大大地咬了一口,滿臉幸福地朝渋谷走來。

  「你……」渋谷無言地瞪著大倉。這傢伙到底是出來做什麼的?
  「嗯?什麼?」嘴裡塞滿食物,含糊不清地說。
  「……算了,沒什麼。」
  「啊!渋谷くん等等我啦!」

  渋谷決定不理他,快步地朝著便利商店前進。太陽那麼大,他真的很想趕快趕快把飲料買一買回到公司去,雖然公司裡一樣沒有冷氣可以吹,好歹少了太陽的直曬,可以少流一點汗。

  「喏。」從後面趕上的大倉冷不防地將可麗餅遞到渋谷面前。
  「你拿給我做什麼?」皺著眉看向大倉。
  「不要生氣嘛!給你吃吃看。」
  「……啊?」這是什麼邏輯?
  「很好吃喔!」大倉笑盈盈地說。

  猶豫了一會兒,張口、咬下。
  鮮奶油的芳香和草莓的酸甜,一起滑落食道。

  「怎麼樣?」把手縮回自己胸前,又咬了好大一口。大倉笑著問。
  「……好甜。」而渋谷皺著眉頭,小聲抱怨道,「快走了啦!」

  走進便利商店裡面,渋谷象徵性地替自己拿了罐烏龍茶,其他的都由大倉去選。只見大倉非常從容地在便利商店裡到處亂逛,不僅看飲料,連架子上的零食餅乾和便當也無一遺漏地研究,同時不忘對滿臉不耐煩的渋谷推薦自己的喜好。

  結果回到辦公室的時候,除了剛從冰箱裡拿出的冷飲之外,大倉手中又多了好大一袋的「自費項目」──飯糰、三明治、蛋塔和餅乾,琳瑯滿目。

  「啊!這個蛋塔看起來好好吃喔!」趁著眾人搶著飲料的時候丸山靠近大倉。
  「嗯,很好吃啊。」大倉邊咀嚼著邊回答。
  「給我一點啦!」盯著大倉手中的食物丸山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不要。」
  「咦?為什麼──」
  「誰跟我搶吃的,我就跟他拚命。」還把桌上的食物疑開,杜絕丸山伸出魔掌的機會。
  「怎麼這樣──」

  (對於食物的執著真恐怖啊……)

  渋谷遠遠地看著為了食物吵吵鬧鬧的大倉和丸山,心裡卻想著外出時大倉將可麗餅遞給他的時候,臉上燦爛得有如豔陽的笑容。

  ……不禁更加困惑。

  明明對吃的東西那麼地在意,甚至不容許任何人覬覦。卻主動地將食物分給渋谷,像是示好一樣。

  「啊,渋谷,怎麼了?」拿著飲料罐子村上走了過來,好奇地問。
  「……果然還是很奇怪。」真誠的感想。
  「啊?」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