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パラレル


  他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莫名地變得在意而已。

  渋谷偷偷地將手中的報紙放低,露出的兩隻眼睛骨碌碌地轉啊轉,又瞥向坐在自己斜對面的大倉;而大倉一如往常,正開心地享用著他的點心。

  鬆鬆軟軟的戚風蛋糕灑上雪白的糖霜,儘管外表並不華麗,味道卻非常誘人,據說上個月進駐大丸百貨的地下室,馬上就引起轟動。

  瞧大倉吃的樣子多麼幸福,連糖霜沾到了臉上都渾然不覺。最後意猶未竟地舔了舔手指,視線剛好對上渋谷的,於是又露出了笑,那模樣,讓渋谷不知怎地想到了吐著舌頭搖著尾巴的大型犬。

  「……」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把報紙拉高,卻還是不自主地想要偷瞄。

  就在這樣日復一日的觀察之下,大倉的每一天究竟做了什麼事情,在渋谷的心裡逐漸有了清楚的輪廓。

  其實大倉會做的事情不只是吃、睡和發呆。

  儘管渋谷不會主動發派工作給他,有的時候大倉的悠,會讓坐在正對面、忙得焦頭爛額的錦戸看不下去,桌上一疊的資料就推了過去;大倉當然也不會乖乖地照單全收,邊咬著飲料的吸管邊翻閱著文件,挑三揀四地選出自己有興趣的項目,然後再把剩餘的丟還給錦戸。

  「啊,課長,關於日下產業的促銷方案……」負責這項業務的桐谷走了過來。
  「放著。」渋谷頭也不抬一下。
  「……啊?喔,我知道了。」默默地放下剛印好的文件,又走了回去。

  而文件也僅僅是放著,渋谷並沒有打算馬上拿起來,繼續看著他的報紙。

  「渋谷さん──」這回軟膩的鼻音在頭上響起,不用看也知道是大倉。
  「……幹什麼?」抬起頭仰視著來者。
  「這個……做好了。」笑著拿出手上的資料夾,遞給渋谷。
  「……放著。」
  「喔,好。」將東西放在渋谷已經堆了半天高的桌面上,又笑笑地看著渋谷。
  「……還杵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回去做事!」渋谷被看得渾身不自在。
  「喔。」點了點頭,慢慢地踱回自己的位子。

  (……搞什麼啊?)

  心裡嘀咕著,渋谷卻一反常態地馬上拿起方才大倉拿過來的資料夾,並且細細地閱讀著。文件的內容是現代製菓下一季即將推出的新商品,廣告文宣企劃還有市場佔有比率分析;除了市場調查的資料之外,還做了各食品公司類似商品的比較,足以彰顯出案件的負責人做事的用心。

  認真地看完大倉提出的企劃案,渋谷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拉出桌面下的電腦鍵盤,輸入密碼,登入了公司的資料庫。點開了幾筆由大倉擔當的企劃資料瀏覽,從企劃內容到客戶意見回饋,無一遺漏。

  大倉經手的多半是和食品相關的案件,偶爾看到不是食品的,也多半是玩具展或園遊會這種充滿童趣的活動。企劃的內容渋谷不是沒有看過,也的確不是多讓人驚艷的東西,中肯的意見卻能在實行上屢創佳績,甚至有的客戶還表示希望以後的業務都由大倉來擔綱。

  (沒想到還滿害的,這傢伙。)

  看來横山意外地撿到了寶貝……不,或許不是意外也說不定。幾個月下來渋谷也逐漸了解,這個新來的社長雖然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但是認真工作的時候獨到的眼光與商業頭腦,的確是有過人之處。

  或許,是在聊之間發現了大倉的特質與能力,横山才會把人挖回自己的公司,還放任他挑自己喜歡的事情去做。

  渋谷真的對大倉有些刮目相看。


***

  「……還有,朝日食品的負責人表示,上一次慈善義賣活動非常成功,業績進步很多,很謝謝我們的幫忙。」例行晨間訓話,村上頓了一下,「大倉!」
  「嗯?」嘴裡還咬著早餐的三明治,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
  「以後朝日食品的事務都交給你來負責。加油啊!他們很期待你的表現。」
  「咦?真的嗎?」大倉一臉疑惑。還沒清醒的樣子引起哄堂大笑。
  「懷疑什麼啊你?」村上也滿臉笑容,「渋谷,你不要忘了帶他去拜會客戶。」
  「耶?為什麼要我帶他去啊?」我很忙耶!渋谷抗議道。
  「因為你是他上司啊!這是當然的吧?」走過去打了一下渋谷的頭,又是一陣爆笑。
  「笑什麼笑啊你們!快給我工作!」摸著發疼的傷處,渋谷惡狠狠地瞪向辦公室的其他人。

  依舊是忙碌的一天。

  從早錦戸就為了清潔劑的市場調查跑得不見人影;村上有接不完的電話,拿著話筒對著另外一頭的廣告公司代表咆哮著,凶惡的樣貌有如對方欠他錢沒還;連一向悠地在辦公室裡晃來晃去的横山都因為接到連鎖飯店的大型企劃,頻頻催促著負責人把要用的資料交給他。

  手邊的案子處理的差不多,渋谷看看掛在牆上的時鐘,也已經三點半。拿起桌上的電話撥了號碼,告知朝日食品即將帶著新任的客戶業務代理去拜會,然後拿起自己的外套,叫大倉也準備出門。

  朝日食品和株式会社已經合作多年,除了讓大倉認識對方的幾個幹部,並且了解該公司業務與主要課題之外,並沒有太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討論。拜會順利地結束時,不過才五點出頭。

  「沒想到那麼早就結束。」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渋谷說。
  「那接下來要做什麼?」大倉問道。
  「本來就沒打算回公司的……」渋谷想了一想,「那就原地解散吧!」
  「咦?這樣好嗎?」
  「早下班有什麼不滿的你?我晚上還要去live house看表演♪」心情好地哼著歌。
  「啊,那我也想去!」
  「……啊?」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向大倉。
  「我也想去!」而大倉一臉興奮,「可以嗎?可以嗎?」
  「……隨便你。」
  「耶──」

  反正也沒什麼不可以。
  看著大倉開心的表情,渋谷聳了聳肩,邁開腳步離開朝日食品。

  表演開始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半。來到live house附近發現時間還早,於是兩人便到了大倉推薦的餐廳用餐。巷子裡不起眼的小拉麵店口味獨特,湯頭香醇而不油膩,讓渋谷不禁讚嘆;而大倉吃了兩碗拉麵,加點的白飯與煎餃之後還有餘力攻向渋谷沒吃完的那半碗,也讓人嘖嘖稱奇。

  ──簡直像是在約會一樣。

  看著大倉吃東西的表情,渋谷瞬間有了這種錯覺。下一秒馬上用力地搖了搖頭,企圖把這種怪異的想法趕出自己的大腦。

  「渋谷さん……」
  「怎樣?」
  「這裡的煎餃很好吃,你真的不吃嗎?」夾起最後一個煎餃大倉問。
  「不用。你趕快吃啦!時間快到了。」渋谷催促著。
  「咦?可是……」

  兩人到達live house的時間剛好趕上表演開始。

  這一天表演的四個樂團,雖然都還未出道,但是在地方上都小有名氣,舞台的前方擠滿了歌迷,多半是女生,也有不少看起來自己也像是有參加樂團的男性。渋谷的朋友在第三組表演,他也沒有興趣到最前面去人擠人,於是拿著飲料悠地站在人群的最後方,不時閉起眼睛,享受純粹聽覺的感動。

  第一個樂團擁有男女雙主唱,男主唱聲音低而有磁性,女主唱嗓音清亮而溫柔,兩種截然不同的特質交織成一股獨特的魅力;第二個表演的樂團貝斯手技藝精湛,特製的六弦貝斯在他的手中彷彿自己會唱歌一樣,毫無差錯地彈奏出麗的獨奏旋律。而第三團……

  「……好害。」
  「啊?」渋谷轉過頭看著站在自己身旁,意外入迷的大倉。
  「這個鼓手,好害喔!」大倉指向台上。

  一般的爵士鼓一組是五個鼓面配上三個鈸,台上鼓手現在用的鼓,組仔細算一算竟然有十一個鼓面八個鈸,龐大的鼓組將身材魁梧的鼓手都埋沒在裡面了;儘管如此鼓手還是用音樂展現了他不容忽視的存在感。該團的樂曲向來以華麗詭譎著稱,若非是這樣身懷絕技的鼓手,怕是也沒有辦法做出這麼完美的表演。

  「……你喜歡?」渋谷問道。
  「嗯!」大倉用力地點頭,「真是精彩的表演!」

  最後一個樂團演奏完,時間也將近晚上十點。

  沒有打算跟去慶功宴的渋谷帶著大倉去和擔任吉他手的朋友打招呼,想要先行離去,沒想到大倉竟然跟鼓手聊了起來,而且兩人從打擊的技巧到崇拜的樂手,聊得非常起勁。臨走的時候,樂團的人還叫渋谷再帶大倉來看他們的演出。

  「你懂音樂?」走出live house,渋谷還是耐不住好奇地問。
  「嗯,高中的時候待過輕音樂社,練過鼓。不過大學之後就沒碰了。」大倉回答道。
  「這樣啊……」還真是出乎渋谷的意料。
  「不過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很開心喔!」突然跳到渋谷面前,笑臉迎人。
  「啊?做什麼啦你?」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因為渋谷さん喜歡的東西,果然很有趣嘛!」
  「……囉唆。」渋谷有點煩躁地抓了抓臉。

  而大倉還是滿臉笑意地看著他。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