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パラレル


  「……くん、すばるくん。」
  「……唔?」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大倉溫柔的表情。
  「早餐做好了喔!快點來吃了。」還穿著圍裙的大倉在渋谷的鼻尖吻了一下。
  「啊?喔……」又打了個呵欠,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拉開棉被爬下床。

  沖過澡,刷牙洗臉完畢,渋谷換上乾淨的襯衫與長褲,大倉已經脫掉穿在他身上那件明顯太小的圍裙,坐在餐桌旁等他。面積不大的桌面被大大小小的器皿佔滿,菜餚豐盛,甚至還有還冒著蒸氣的味噌湯。

  「都是你做的?」渋谷拉開椅子坐下,訝異地看著滿桌食物,問。
  「對啊!為了すばるくん。」拿著筷子指示,催促著渋谷快點吃。
  「那麼,我開動了。」低聲說著,伸出筷子,夾起鮮嫩的魚肉。

  ──突然有種泫然欲泣的衝動。

  有多久沒有這樣好好地吃上一頓豐盛的早餐了呢?自從大學畢業搬出老家之後,渋谷就沒有這樣的記憶了。而眼前這個男人……雖然手藝不能說是十分精湛,卻那麼用心地替自己張羅了一整桌的菜。

  「……吶。」
  「嗯?什麼事情?」大倉停下扒飯的動作,抬頭看著他。
  「很好吃喔。」扁著嘴沒有笑,出口卻是讚美。
  「……啊,糟糕。」大倉頓時紅了臉。
  「啊?」
  「すばるくん實在太可愛了……」
  「說什麼啊你!」也跟著害羞起來,「趕快吃啦!」
  「喔。」

  溫馨的氣氛之中,兩人就這樣解決掉了滿桌的菜餚。

  一邊留意著時間,一邊喝著碗裡熱騰騰的味噌湯,渋谷突然想到了什麼。

  「是說,我問你喔?」
  「唔?」疑惑地看向叫喚他的渋谷。
  「那個……你怎麼會有我家的鑰匙?」備份鑰匙放在辦公室抽屜,但他怎麼會知道?
  「喔,這個喔……社長拿給我的啊。」
  「啊?你說什麼?」渋谷差點被湯嗆到。
  「すばるくん你還好嗎?」而大倉緊張地衝了過來,拍著背幫他順氣。

  腦海裡浮現的是横山,那張帶著賊笑的狐狸臉。渋谷內心警鈴大作,突然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暈眩。

  「那個……大倉。我說喔。」無力地癱倒在椅子上,抬起頭看著大倉。
  「什麼?」大倉俯視著他,問道。
  「我們今天翹班吧!就那麼決定了。」去公司的話,真的會被損到死。
  「咦,可是部長他會……」
  「不要可是了!」


***

  「……大倉、大倉!」安田欲哭無淚地今天第三次冒著被老闆一起責罵的風險,搖醒了睡得香甜的大倉。
  「唔?怎麼有猩猩……」還不清醒的大倉瞇著眼,疑惑地打量著身旁的同事。
  「你在說什麼啦!」安田真的快要哭出來了,「趕快醒來!」
  「可是我還想……」打了個呵欠。
  「喂!」不甘心被無視的横山終於發飆,「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
  「啊!社長……」縮了一下,「是……」

  而渋谷好笑地望著一臉幽怨的大倉,儼然是被平常也相當隨性的上司難得陰沉的臉嚇得半死。誰叫村上出差到東京去已經第三天,沒人安撫的横山心情已經差到極點。

  不禁同情起他來。

  等到根本是故意來找碴的横山終於心滿意足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渋谷才慢條斯里地拿著杯子起身,故意繞過大倉背後,撞了他一下。

  「すばるくん……」語帶哭腔,還哀怨地吸了吸鼻子。
  「怎樣?」回頭,斜睨著他。
  「東西都吃完了,沒力氣動……」
  「你……」翻了翻白眼,「不是才剛吃完午餐?」
  「晚餐吃火鍋好不好?」看著渋谷,期盼地問。
  「……隨便你啦!」
  「耶!那我們下班去買材料。」開心的樣子,顯然已經開始計畫要買什麼東西回去煮。

  嘆了口氣,搖搖頭,渋谷決定不要繼續跟他耗下去,轉身走進茶水間,加入熱水繼續沖泡他的烏龍茶。

  日子依舊過,只是從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討厭束縛的他一直覺得一個人比較自由愜意,直到認識了大倉之後,才開始明白,原來兩個人在一起不是約束,只會共享彼此的幸福。

  正如手中的香茗,那暖暖的幸福……

  「喂!」横山的吼聲又從辦公室的方向響起,打斷了渋谷的感動。
  「對不起啦──」這一次傳來的,是大倉的聲音。

  渋谷又嘆了一口氣,在桌上放下自己的茶杯。

  看來他還是先去買些什麼填飽大倉的胃要緊。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