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12.20 [黒紫]Sweety?
  「叮咚!叮咚叮──咚!」

  剛剛沖過澡,手裡拿著毛巾在擦一頭濕髮的横山滿臉疑惑:工作結束回到家都已經快要晚上十一點了,大半夜的,是誰在按他家的電鈴?

  唯一想到會造訪的人手裡根本有自己家的鑰匙,犯不著站在門外猛按電鈴。其他的……横山對於到底是誰這個時間會跑來找他這點,沒有半點頭緒。

  抓了抓頭。

  就這樣讓對方一直站在門口死命按電鈴打擾鄰居也不是辦法,横山還是走到玄關,對著門上的窺視孔看了一眼。對方大概也是想從窺視孔一探屋內究竟,緊貼著門,横山只能從孔裡看見對方瞪得老大的眼,還有眼瞼上又長又翹的眼睫。

  (……誰啊?)

  横山皺起眉頭,伸手開門。

  出現在眼前的人,穿著白色的外套、格紋百褶裙,紅色的衣領把一頭閃金色捲髮襯得更加燦爛奪目,深灰的及膝襪和略帶高度的跟鞋則讓修長的腿看起來更勻稱;塗著銀白指甲油的指頭把玩著垂掛在胸前的髮綹,朱唇微啟,濃密的睫毛下那對眼睛靈動地流轉,彷彿會說話一樣。

  真是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女孩子。如果是普通情況下横山一定會這樣認為,但是眼前的這個──怎麼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那個小腿上的肌肉、還有外套藏不住的肩……更何況,是在這樣一個深夜裡。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整人節目?
  ──攝影機到底藏在哪裡?

  「……まえけん?哎喲好痛。」

  塗著蔻丹的手,立刻挾著千軍萬馬之勢巴上了横山的頭,長長的指甲還在他的額邊刮了一下,留下一道紅色的印痕。

  横山吃痛地摸著被攻擊的頭部。

  「這個巴人的力道……什麼啊,是ヒナ?」
  「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認啊?」雙手叉腰,村上一臉不。
  「你穿成這樣,認得出來才怪啦!」仔細地打量著,「話說回來,你怎麼穿成這樣?」

  ──難道是……cosplay?(驚)

  横山的腦海裡瞬間閃過這個辭彙,然後接踵而來的是無邊無際的妄想畫面。這……這也太刺激了一點吧?雖然他是不反對啦,加一點生活情趣也不錯。但是……

  「喂,你在想什麼啊?」扁起嘴,村上瞪著他問。打斷了横山香豔刺激的不當想像。
  「咦?什麼……」被村上看透似的,心虛了一下。
  「拍舞台劇傳單用的裝扮啦!這個。」還原地轉了一圈,展示給横山看。
  「原來是這樣啊?」蹙眉,「那你做什麼穿成這樣跑來?」
  「因為很可愛啊!」
  「啊?」什麼理由啊這個。
  「很可愛吧?」期待的眼神,像是想要横山的認同。
  「這……」
  「遲疑什麼啊你!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很可愛嗎?」

  噘著嘴,神情裡寫著不滿。不知道是因為化妝還是冷風的吹撫讓臉頰紅嫩得誘人一親芳澤,連怒目圓睜的模樣看起來都像是在撒嬌一樣可愛。

  ──真的很可愛。

  但是儘管心裡做出這樣的結論,在村上本人面前……怎麼可能說得出來。就算是嘴裂掉了,横山也說不出口來。

  但……

  「……才不咧。」
  「你說什麼?」揚起的語調,村上是真的生氣了。
  「因為,平常的ヒナちゃん比較可愛嘛……」別過頭去。
  「咦?」

  這回臉紅的換成横山,而且是羞紅的,連耳根都像火燒般滾燙。

  「你剛剛說什麼?」村上又問了一次。
  「就……不用穿成這樣ヒナちゃん也很可愛嘛……」小聲囁嚅道。
  「真的嗎?」
  「……不講了啦!笨蛋!大猩猩!」
  「喂!很過分耶你。」

  雖然抱怨著横山的惡言相向,村上臉上卻掛著開心的笑容。

  好溫柔好溫柔地。


***

  多日後,攝影棚的休息室裡。

  丸山提著自己的背包,正好看見横山和另外一個男性在講話。該名男子有點眼熟,好像是什麼時候一起合作過的攝影師。

  「這個真是謝謝你啦!」横山愉快地笑著說。
  「哪裡哪裡,下次還請多多照顧。」抬手比了個OK的手勢。
  「還有機會的話記得通知我一聲。」晃了晃手中的塑膠盒。
  「那當然。那我先走一步啦!」

  男子走出休息室後,丸山才走近,好奇地打量著横山拿在手中的東西。

  「裕ちん,這是什麼東西?」光碟片?
  「嘿嘿,不告訴你。」揮了揮手阻擋丸山想要搶奪的動作。
  「小氣!看一下會怎麼樣嘛!」旁邊就有電腦可以用。
  「不要──」

  跟著走進來的村上,剛好看到他們兩個在拉扯。

  「我跟你們講喔!好奇怪,剛剛怎麼在門口碰到之前舞台劇周邊的攝影師,還一直跟我說謝……啊,你們兩個是在做什麼?」
  「沒事。」横山飛快地回答。
  「村上さん你看他好小氣,都不給我看……」
  「什麼東西?」村上走近,「啊,難道?」
  「難道什麼?」丸山不解地問。
  「……横山さん,是這樣嗎?」面色一陣青一陣白。
  「嗯哼。」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喂!」
  「到底什麼啦!為什麼村上さん也知道?」被晾在一邊的丸山滿臉哀怨。

  只可惜還是沒有人願意替他解惑。

  「你不是說不可愛,沒有興趣嗎?」
  「可是這樣的ヒナちゃん,很難得嘛!」
  「……喂!」


Sweety?
↑這個就是這篇文的原因。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