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5.11.05 [黒黄]Serenade.
《05年亮ちゃん生日賀文》


明明才剛分開沒多久,不知怎地,已經開始思念。

雖然總覺得有些不甘心,
還是不得不承認,
只有你,有能耐成為如此特別的存在。

車窗外的景色流動漸慢,新幹線停靠在新大阪站的月台;
才剛踏上大阪的土地,背袋裡就傳出手機震動的聲音。

看了看來電顯示,心情也輕快了起來。
離開剪票口,迫不及待朝你熟悉的身影奔去。

「我回來了。」一秒也不願意多等,就這樣鑽入你的懷抱之中。

「怎麼一回來就這個樣子。」別這樣啦!

苦笑,有些彆扭地你低聲抗議著,
但是並沒有將我推開。

我是知道的,那是你在我突發性地撒嬌時會有的害羞反應。

「因為會冷嘛!」

用眼神示意車站看板上寫著攝氏十度的燈示,
刻意忽略你身上的外衣其實比我的還要單薄不少。

我才不會承認自己那麼沒用地扣除睡著的那一個小時,
從東京到大阪一路都在想你。
畢竟,你也不過只早我一步回到這個城市。

「明明都裹成這樣了。」

說是這樣說,你手掌的溫度還是隔著毛外套滲進了肩膀的皮膚,
攬得又更緊了些。

我也是知道的,
這是我的一點特權,有你縱容著我偶爾小小的任性,
過去是如此、未來我相信也是。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默契,習慣於這種相處的模式,
偶爾你嫌我有點煩人、偶爾我會唸唸你太漫不經心,
但我從未想過我們會說再見。

我知道,你也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媽媽,我回來了!」
「打擾了!」

在開往我家的路上我們幾乎沒有交談,
廣播流洩的的音樂與你偶爾跟著輕哼的鼻音更襯托出靜謐的空氣。

就這樣我專注地偷看著你專注地凝視著前方慢慢轉動著手中的方向盤,
直到你熟練地將車停在我家門口,
然後一如往常地打過招呼直接走上樓梯。

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桌上放著兩片蛋糕兩杯飲料,
而你正對著電視螢幕打著電動,得分的聲音叮叮地響。

「喔,伯母說明天工作會很忙,生日蛋糕提早先吃。」瞥了我一眼,你又將注意放回遊戲上。
「嗯。」

不過沒有去動蛋糕,反倒先在你旁邊席地坐下,
邊擦著半乾的頭髮,邊看著螢幕裡的你如何破關斬將。

「啊啊!可惡。」

闖關失敗,面帶不甘地你終於放下電動,轉朝蛋糕進攻。

不急著吃,螢幕切換成唱機的待機畫面,輸入幾組號碼。

Mr. Children的《抱きしめたい》。
聽到熟悉的旋律你抬起頭。

「興致那麼好。」你笑道。
「突然想要唱歌嘛。」

比了比嘴角,你用拇指抹去,才發現唇角沾上了蛋糕上甜甜的鮮奶油。

『想要擁抱你,在滿溢的思念散落之前。』
『將你我的夢放在心頭,一起前行。』

我想你一定知道我喜歡這首歌的原因。

「欸?幹麻?」
「接下來換你唱。」塞過麥克風叫你接續著把歌唱完。

『想要擁抱你,對你的思念已在心頭滿溢。』
『不論何時都希望能夠與你並肩而行。』

對你的依戀總是沒有極限,
不管未來我們將到達什麼地方,都想和你一起。
我相信我們的夢想是一樣的,
我也相信、我們會繼續並著肩朝著那個方向努力。

答!地,指針走過十二點。

二十一歲了。

促狹地笑著在你的唇上啄了一下。
我知道你一定還沒有準備生日禮物,
那麼給我討那麼一點小福利不為過吧?

「嗯?」呵呵,我覺得你在不好意思了。
「十二點了呀!我生日。」靠在你肩上最舒服的位置。
「啊,生日快樂。」
「謝謝。繼續唱嘛,我想聽。」比了比字幕還沒跑完的伴唱畫面。

這樣靠著你感受你的體溫也是一種幸福。
這樣看著你的笑也是一種幸福。

和你一起,平凡的每一天也充滿愉,
所有的思念也像蛋糕上的鮮奶油散發著香甜氣息。

然後我們都知道的,這樣的幸福一定還會繼續下去。

『不管何時,我一定也會在你身邊的。』

Fin.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